联系我们

琴润一生(李祥霆、金润一)-北京古琴培训(伏羲琴院)

全国服务热线 :

 010-67963600、18511186189(手机号同微信)

公司邮箱:

 duojilaojin123@163.com

公司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苑路88号伏羲琴院

古琴知识

“九疑派”还是“九嶷派”?

来源: 九疑闻韶琴社作者:常俊珩 日期:2019-06-11 浏览:

“九疑派”还是“九嶷派”?
 
古琴流派中的九疑派形成于民国年间,杨时百先生被后人称为开派宗师,杨时百号九疑山人,其友人及门人弟子最初以其号为琴社名,公推杨氏为社长,之后琴界又以九疑为琴派名称之。民国时,九疑琴社及九疑派之“疑”字皆用“疑”。新中国成立后,书籍文论中提及九疑派时,多把“疑”改成“嶷”,这种写法最早出现在1958年3月刊印的《民族音乐研究论文集》第三集,书中查阜西执笔的《1956年古琴采访工作报告》记为“九嶷派。”


 
此后,许健的《琴史初编》和《琴史新编》、吴钊的《绝世清音》、凌瑞兰的《现代琴人传》、林晨的《触摸琴史》等书中皆用“九嶷派。”在文中用九疑派的甚少,有王迪的《中国古琴大师管平湖先生的艺术生活》一文。近年一些琴学文章中常有“九疑”、“九嶷”同时出现的情况,更有章华英所著《古琴》一书中“九疑山人”、“九疑琴社”、“九疑派”全用“嶷”字,那么,应该是“九疑派”,还是“九嶷派”呢?
 
开派宗师杨时百先生的故乡在湖南宁远县,在宁远县南60里有九疑山,相传舜帝葬于此。自古对于这个地名就有“九疑山”、“九疑山”两种写法。如,许慎《说文解字》说:“嶷,九嶷山也,舜所葬,在零陵营道。从山,疑声”;清文字学家段玉裁《说文解字注》说:“诸书多作九疑,惟《山海经》作嶷”;《楚辞·九歌·湘夫人》:“九嶷缤兮并迎”;《史记·五帝本纪舜》:“(舜)葬于江南九疑山”;《水经注·湘水》:“蟠基苍梧之野,峰秀数郡之间;罗岩九举,各导一溪;岫壑负阻,异岭同势;游者疑焉,故曰九疑山。”查《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都做九嶷山。查新版《辞海》和新修订的《辞源》,一个作“九嶷”,一个作“九疑山”,解释时给以说明:疑,一个“嶷”;嶷,一个作“疑。”两种写法都在古籍和字典中出现,令人无所适从。
 
查阅《中国古今地名大词典》(1931年商务印书馆出版)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名词典·湖南卷》(1992年商务印书馆出版),都写作“九疑山”,并说明“九疑山”的名称出自《水经注》。《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名词典·湖南卷》是中国地名委员会、国家教育委员会、国家新闻出版署共同组织编纂的一部标准地名工具书,湖南省分卷中的“九疑山”应为标准地名。另,现存两部明、清的《九疑山志》,以及2005年方志出版社出版,湖南宁远县志办编的《九疑山志》,都是用的“疑”,而非“嶷。”此三志可作例证。如,在九疑山玉琯岩附近的石壁上,有宋代方信儒所书的大略丈方的隶书大字“九疑山。”又如,现代历史学家钱穆发表在1941年1期的《齐鲁学报》的文章《说苍梧九疑零陵》,所用也是“疑”字。
 
杨时百的号“九疑山人”最早见于1911年杨氏刊刻的《琴粹》自序中,此后常见于所编《琴学丛书》中。之后,1920年周季英撰写《琴学家九疑山人小传》和1931年李伯仁撰写的《九疑山人杨时百先生琴事记》,两处都是写的“九疑山人”,而非“九嶷山人。”此处三处可以知道,“九疑山人”的“嶷”字的写法是没有异议的。再后,1937年编印的《今虞­­-研究古琴之专刊》中,同时出现了“九疑山人”、“九疑琴社”和“九疑派”,虽然,在书中《元音琴社回忆录》一文印成了“九嶷山人”,应该属于该文作者笔误。书中李静撰写的《祭九疑先生文》中,首次提到了九疑琴社,并且文章中涉及“九疑”的地方,全是用的“疑”,而不是“嶷”,另外,九疑琴社授课启中也是用“疑”,可以旁证李文。“九疑派”出现在书中《琴人问询录》中,在金致淇条下,所记派别,写的是九疑派。以上种种可证明,“九疑山人”、“九疑琴社”、“九疑派”是标准的写法,三者之间有先后的关系。而“九嶷派”的写法,其原因大概源于九疑山的两种写法。但是,在地名之外,用在人名、社名及派别名时,两者再互用,显然是不合适、不标准的,再者杨氏及弟子也没有在号、社名中用“九嶷”的先例。
 
在《1956年古琴采访工作报告》开始使用“九嶷派”,至今近60年。在杨时百先生诞辰150周年,九疑琴社成立90周年之际,考证“九疑山人”、“九疑琴社”、“九疑派”三词的标准写法,以期之后能改“九嶷派”为“九疑派”。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