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琴润一生(李祥霆、金润一)-北京古琴培训(伏羲琴院)

全国服务热线 :

 010-67963600、18511186189(手机号同微信)

公司邮箱:

 duojilaojin123@163.com

公司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苑路88号伏羲琴院

古琴知识

古琴都有一个名字

来源:金融博览作者:张振涛 日期:2019-06-24 浏览:

一、给琴起个名字——命名与权力的关系
 
琴的最大特点,就是都有一个名字。先来看看琴名:“九霄环佩”“大圣遗音”“太古遗音”“枯木龙吟”“月明沧海”“海月清辉”“石涧敲冰”“万壑松”“玉壶冰”“玉玲珑”“小递钟”“一池波”“鸣凤”“飞泉”“秋籁”“轻雷”“戛玉”“真趣”“独幽”“霜鸿”“残雷”。
 
这个命名传统很古老,宋代郭茂倩《乐府诗集》引南北朝梁元帝《纂要》:“古琴名有‘清角’,皇帝之琴也。”[1]
 
看看立意高古、意味深长的琴名,就是再不懂人文精神的人也品得出其中意蕴。不管你愿意不愿意,都会明白冠名者到底想说些什么。有了在丰富的中国字里精挑细选的雅号,就与无名无姓的乐器不一样了。唢呐、胡琴、笛子、琵琶,有名字吗?没有。这个差别,就不仅是高低之别,而是雅俗分野了。
 
月明沧海
(上海博物馆 月明沧海)
 
为什么给琴起个名字?讲究的道理来自哪里?打个比喻,现代的独生子,名字越来越讲究,字字斟酌,笔笔镌心,声声高亮,慎而又慎。因为必须考虑组合起来的几个字的寓意。为孩子命名,简直如同为未来定调。翻书查典,排布择字,边旁部首,笔划声韵,样样讲究,郑重其事。这与文人给琴起名一样,有名有姓,有格有调。
 
福柯的“权力理论”,提供一套解读模式。他关注到监狱的犯人,没有名字,仅是个号码;医院的病人,没有名字,也是个号码。看管犯人的警察与看管病人的医生,对待被看管者,只呼号码,不称其名。用代号,实际上是告诉被看管者,你与呼叫者之间,不但有高低有别,而且有权力之别。监狱医院的方式,让听者产生俯视感,琴名则让听者产生仰视感。冠名让人明白,琴是个不能被忽视的载体,像人一样。因为它具有与人一样甚至比人名还不同凡俗的名号。
 
阅读西方小说,觉得人名好啰嗦,有的占了半行,让人一口气读不下来。名字中包含父亲、贵族、地位等信息。这让人懂得其中隐含的等级地位。卡夫卡等现代作家,反其道而行之,往往给小说主人翁起个用字母代替的名字,暧昧含混。单独看,似乎不说明什么,但整体看,完全不像《红楼梦》的人名一样,隐藏着宿命的解读方式,令人费解或无解,彻底颠覆读者判断。名字不清晰,命运更不清晰。为什么不是翠花、大宝、汉斯、娜达莎等普通易解的名字,抽象化、不确定的音节,意义若隐若现,让人猜不透,无所措手足。符号学解释道,含混不清的符号,赋予读者以解释权,最大程度地肢解作者权力。
 
 
南风
(山东省博物馆 南风)
 
从符号学反观琴名,道理一样。字字定位,组合象征,决不鄙俚浅薄,绝不像无名无籍的唢呐、胡琴那么“狂放”“粗野”“无拘无束”。唢呐、胡琴,如同老百姓给孩子起个硬朗名字“石头、狗蛋”一样,初衷是让孩子像所指事物一样耐久旺相,仅是个符号。琴名却是立意明确,直奔高贵而去的。
 
如此看来,琴名的意义便凸显出来了。那可不是随便叫叫的,不能“乱弹琴”。琴对于中国人来说,不像乐器对于西方人来说仅是件乐器,也非二胡、唢呐、小号、萨克斯等“无名之辈”,而是被文人赋予了话语权的代言体。这哪是件乐器呀,简直是副面孔,典型概括了中国字的隐喻。仔细看看,品质刻在让人记得住的名字上。
 
二、集成式元素
 
再来看一个典型事例。唐代遗存至今的名琴“九霄环佩”,名声卓著。我们把作为“音乐”的正面反过来,看看“非音乐”的背面。琴背上的“龙池”(发音孔)左侧,刻有北宋大诗人黄庭坚的手迹:“超迹苍霄,逍遥太极。庭坚”。“凤沼”(发音孔)上方,刻有苏东坡的手迹:“蔼蔼春风细,琅琅环珮音。垂帘新燕语,苍海老龙吟。苏轼记”。龙池右侧,刻有“诗梦斋”的题字:“泠然希太古,诗梦斋珍藏”。三款铭文,黄庭坚扣琴名而作,苏轼合琴音而拟,诗梦斋主人寄心怀而题。
 
两位宋代文豪的题签,让“九霄环佩”身价倍增。这些信息意味着握着如椽大笔写下“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苏东坡的手,在这张琴面上重重划过;意味着端着墨毫写下“朱弦已为佳人绝”黄庭坚的手,在这张琴板上轻轻抚过。两双书写过千古光华、美好词章的手,曾在琴面上弹拨过怎样的铿锵音节?
 
九霄环佩
(北京故宫博物院 九霄环佩)
 
面对此琴的前世今生,你就再不好意思把她视为单纯的乐器了。集诗词、书法、篆刻、名人信息、音响于一体的集成式载体,组合为一套中国文化符号,共同构成了传世名琴的蜚声价值。某种程度上说,她既是乐器,又不是乐器;既属于音乐,又不属于音乐;既因为音质享誉琴界,又不仅因为音质独享声名。
 
赋予古琴神圣性的,就是这些附加元素。没有哪样乐器像琴一样,附加了诗词、书法、印章、题辞、篆刻等元素,也没有哪样乐器把收藏过、使用过的高官、文人信息刻于琴背,把本不属于音乐的符号集于音乐之身,借以彰显非同凡响的品相。既有名、又有款;既有诗、又有印;既有书法、又有图签,何深如之?
 
三、双刃剑
 
音乐学不仅从声学原理和形制方面研究乐器,还从文化语境探究问题。与话语权力、社会等级相关的琴名,使现代音乐学意识到,那些本来与音乐无关的“不科学”的“非音乐元素”,恰恰是中国文化的独到之处。这套解读方式正是视“音乐为文化”的民族音乐学求之不得、探赜索隐的不二法门,也是当代音乐学歪打正着乃至探骊得珠的富矿。为乐器命名,精严简练,镕栽簸扬,是文人传统,其中嵌入了文字极端发达的汉文化的高远情怀。
 
且不论名号意义如何,专为古琴起个雅号,已把中国人对待声音的态度表露无余。对待乐器,对待音乐,对待文化,态度致严。
 
飞泉
(北京博物馆 飞泉)
 
话分两说。命名方式又从另一侧面告诉今人,琴为什么在一个历史时期与音乐本质渐行渐远乃至失落本色。它变得文质彬彬,步履款款,甚至摆脱了乐器本该有的基本属性——娱乐。自从有了雅号,把沉重符号抗在肩上,她就不怎么会轻松唱歌了。尊宠从另一个侧面,窒息了她的生命。承载超量信息,构筑复杂体系,成为解读起来越来越沉重的“思想”,让老百姓敬而远之,不得亲近。
 
古代文人,琴器须臾不离左右,名号是主人的寄托,以小题而谋宏志。琴名无疑提醒主人,弹出的声音,须有“鸣凤”“飞泉”横据胸中。命名是精神活动,琴名自然是主人精神的遥深寄寓。欣赏一床琴,当然应该从琴名出发,但也不要忘记那些只有从声音中才能听辨的并不一定符合名字的欢畅心音。
 
[1] (宋)郭茂倩:《乐府诗集》(三),北京:中华书局,1979年,第821页。
 
 
      《琴润一生》~好琴伴你一生!由当代古琴大师、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中央音乐学院李祥霆教授于2014年元月创办,是涵盖古琴培训、斫琴、传承、研究、创作、古琴演艺、古籍保护、琴学出版、音视频制作等为一体的古琴传承基地。
联系方式:
微信公众号:qinrunyisheng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苑路88号伏羲琴院
电话:010-67963600(金老师)
崔月院长:15710055013(手机号同微信)
琴润一生:18511186189(手机号同微信)
米奇老师:13439412843(手机号同微信)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