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琴润一生(李祥霆、金润一)-北京古琴培训(伏羲琴院)

全国服务热线 :

 010-67963600、18511186189(手机号同微信)

公司邮箱:

 duojilaojin123@163.com

公司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苑路88号伏羲琴院

古琴知识

古琴右手指法(彭祉卿《桐心阁指法析微》)

来源:古琴人作者:彭祉卿 日期:2020-03-15 浏览:

       彭祉卿
 
       古琴的右手弹弦,有所谓八法:大指的擘托、食指的抹挑、中指的勾剔和名指的打摘。擘抹勾打是指向内弹,托挑剔摘是指向外弹。由于各指指力的差别,以及触弦角度的不同,八法构成了弹弦音的多种音色变化。
 
  对八法的运用,彭祉卿在《桐心阁指法析微》中,有精辟的见解:
 
  “抹挑勾剔托擘打摘,谓之右手八法。曹柔指诀云:右手轻重疾徐。八法即为轻重疾徐所自出:凡独用者徐,并用者疾。勾剔擘托并用者稍徐,抹挑打摘并用者最疾。而轻重之中,又有清浊,以指甲肉别之。轻而清者,挑摘是也;轻而浊者,抹打是也;重而清者,剔擘是也;重而浊者,勾托是也。外弦一二,欲轻则用打摘,欲重则用勾剔。内弦六七,欲轻则用抹挑,欲重则用擘托。中弦三四五,欲轻则用抹挑,欲重则用勾剔。抹挑勾剔以取正声,打摘擘托以取应声。各从其下指之便也。古人琴操,打摘常用于一二弦;明以后谱,概以勾剔易之,岂一二弦遂可不用轻弹乎?夫一二弦,弦巨音浊,固以重弹为主;然多用勾剔则可,竞废打摘则不可。犹之六七弦,弦细音清,宜于轻弹;而擘托仍间尝用之,同一例也。今以勾剔代打摘,其失盖由各谱指法不言分轻重之故。即轻重无所分,自不妨随意替换也。”
 
  彭祉卿的分析,是很合理的,他不单说明了八法的运用对琴曲的音色变化的妙用,也指出应用打摘的必要性。由于自明代起,琴风趋向于左手技法的发展,而右手指法渐被忽略;八法中的打摘,就因名指的力度弱,发音不易控制,慢慢被中指的勾剔替代。到清初刻印的琴谱,除了在‘滚’、‘轮’等混合指法上用到‘摘’外,‘打’基本上已被淘汰了。在当今琴乐发展趋向于左右手技法的再开拓,以及使琴乐音色表现更为丰富,恢复名指的打摘指法是很有现实意义的。
 
  古琴右手弹弦法
 
  右手弹弦,配上左手在弦上的实按,可得明亮的按弹音;配上左指对准徽位的点按,可得清脆的泛音;若左手不按弦,则是宏亮的空弦散音。散音属低音,浑厚朴实,有庄严感。泛音中的高音部分,轻清脆亮,如风中铃铎;中音区明亮铿锵,如玉磬敲鸣。按弹音则依上中下各准部位不同而有所差别:上准高音区尖脆纤细,中准中音区嘹亮宽润,下准低音区沉着坚实。
 
  右手弹弦用指,是以音色要求为主,并配合适当的手型。所以勾剔抹挑都有一定的章法可循,而琴谱标示的指法,大都能做到合乎逻辑的配搭:
 
  一、外弦的弹奏以中指为主,内弦的则用食指较多。中指又以勾为主,食指挑较多。另中指不勾七弦,食指不挑一弦,以避免接下的弹指配接不上。大指则限用于六七弦;年份较古旧的琴谱还用到名指的打摘,多在一二弦。
 
  二、从低音向高音,从外向内逐弦弹奏,多用连勾。从高音向低音,从内向外逐弦弹奏,多用连挑。食指急速连挑两弦,则称为‘历’。
 
  三、同弦两弹,外弦多用勾和剔,内弦多用抹和挑;先入后出,音取缓连。而快速连弹,则用抹勾,称为‘叠涓’;下指宜轻宜浅,以出音清松为妙。
 
  四、隔弦弹奏,外弦用勾,里弦用挑;以勾挑或挑勾相搭配
 
  五、应声弹奏,勾外方的弦,挑内方弦为应;挑内方的弦,勾外方弦为应。
 
  右手各指弹弦可以组合成多种复合指法:‘锁’、‘轮’、‘滚拂’、‘打圆’等。
 
  ‘锁’是使一长音化为多点,中食指配搭的复合指法,因两指靠弦扭转如连锁,故名锁。锁可依音点的多少分为:锁、短锁、长锁、背锁和小锁等。而不同流派因用指的差别,也各有不同的锁法。装饰性单音重复的各种‘锁’,有增添乐曲情绪与动力的作用。
 
  锁:同弦上先剔随后抹挑,即‘剔抹挑’三声。入指不可太深,以甲尖着弦,发音才清晰。
 
  短锁:抹勾缓连,再加锁。即‘抹勾剔抹挑’五声。
 
  长锁:抹挑、抹勾缓连,再加锁。即‘抹挑抹勾剔抹挑’七声。或可多加抹勾于上,成‘抹勾抹挑抹勾剔抹挑’九声的。也有弹成‘抹挑勾剔抹勾剔抹挑’
 
  背锁:勾剔缓连,再急抹挑。即‘勾剔抹挑’四声,较锁稍缓。
 
  小锁:抹挑抹急作三声,取音比锁轻。
 
  ‘轮’是使一音化为三点弹法。同弦上名中食指三指次第出指,得‘摘剔挑’三声。轮有三声急连,或摘后一顿剔挑缓连两种。快轮有装饰作用,能增加音乐的动感。如果只用名中两指‘摘剔’,或中食指‘剔挑’,则称‘半轮’。
 
  ‘滚拂’是多弦连弹,构成琶音。名指摘弦,从内向外多弦连奏为‘滚’;食指抹弦,从外入内多弦连奏为‘拂’。滚时由深而浅,由重而轻,由急而缓;拂则相反,由浅而深,由轻而重,由缓而急。滚和拂虽是多弦连奏,须声声明晰,端如贯珠,避免混成一片。滚拂并用时,须连接紧密;滚时由左转右,拂时由右转左,成一大圆。滚拂是表情的技法,能推进乐曲情绪,发挥拟声的效果,所谓“松风谡谡,流水潺潺”。
 
  ‘打圆’是一音与其相协和的应音,交替连弹多次。方法是在两根相间的弦上,一按一散,或全按全散,或泛按交错;用挑勾或托勾连弹数音。弹法是食指先挑一弦,中指勾另一弦;挑勾两声后,稍停;然后挑勾挑勾快弹四声,末了再挑一声。也有先挑勾两声,接挑勾挑三声,再勾挑两声结束。如两弦相隔多弦,就要用大指托,中指勾打圆;也有用大指托,名指打的。弹时下指,挑托宜在一徽间,勾在临岳之中,打在临岳之下,须用腕力;手的运转要圆,取音要连贯灵活。打圆能形成同音音色交错的效果。用在乐曲开头,因由慢趋快,起生发的作用;乐曲中间,是承前开后,有转折的作用;乐曲末段,作为音乐结束的提示,有收拢的作用。
 
  此外,还有两指同时弹奏二弦,构成和音的‘撮’、‘拨剌’、‘双弹’、‘如一’等。从略。
 
  〖注〗以上所述指法,基本上是以彭祉卿《桐心阁指法析微》为本。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