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琴润一生(李祥霆、金润一)-北京古琴培训(伏羲琴院)

全国服务热线 :

 010-67963600、18511186189(手机号同微信)

公司邮箱:

 duojilaojin123@163.com

公司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苑路88号伏羲琴院

古琴知识

谈谈“文人琴”

来源:焚鹤煮琴作者:徐樑 日期:2019-07-21 浏览:

“文人琴”这个称呼在古琴界可以说非常流行,很多人都会强调自己弹的是“文人琴”,尤其是当面对技巧比自己好的、接受过音乐学院专业训练的琴人时,这个词出现的频率会相当之高。
但是,何谓“文人琴”?很多人都会引用古籍中“士无故不撤琴瑟”之类的话,并举出从孔子到嵇康到陶渊明等等名人故事来佐证琴与文人的关联。然而首先的问题是,“士”等同于“文人”吗?


 
 
只要查一查书就会发现,在大多数情况下“士”和“文人”的区别相当之大,《论语》中的“士不可以不弘毅”当然不能被替换为“文人不可以不弘毅”,而曹丕《典论•论文》中的“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中的“文人”也不能被替换成“士”。大致而言,“士”是需要承担社会责任的人,他们对音乐的擅长可以说属于礼乐射御书数等“通识教育”的一部分,他们的立身乃以一定的社会责任感自期,无论擅长的是文学还音乐,孔子、嵇康、陶渊明等等古人都不会乐意被称为“文人”或“琴人”。
 
而另一方面,“文人”在唐宋以前并不是一个很好的称呼,它往往意味着只擅长文翰,而不必具有良好的品行和责任。比如汉魏之际的曹丕就说“观古今文人,类不护细行,鲜能以名节自立”,六朝的颜之推也说“自古文人,常陷轻薄”,而在唐玄宗时期,文人也同样只是凭借其文学才能而成为待诏:“明皇置翰林院,延文章之士,下至僧道书画琴棋术数,皆处于此,谓之待诏”——现在很多以“文人琴”自诩、贬低“琴待诏”的琴人,真得好好看看这句话。
 
那么,为什么“文人琴”又会在当代成为一个比较受人喜欢的词呢?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尽管“文人”不同于“士”,但和“士”一样分享着以笔墨为媒介的书面文化——比起音乐能力来,以笔墨为媒介的书面文化当然更是“士”的核心素养——正是在这一点上,“文人”又会倾向于让自己靠拢作为四民之首的“士”、而营造出不通或少通文墨的“俗人”之间的对立,这一点在明清时期得到了凸显。举两个和琴有关的趣例来看:“(妓女李十娘)性嗜洁,能鼓琴清歌,略涉文墨,爱文人才士”(《板桥杂记》),潜在的意思当然是不爱不通文墨的俗人;“王韵梅,字素卿,工琴又善填词,所适非文人,抑郁早卒”(同治《苏州府志》),敢情也是希望能选一个有文化修养的文人。在明清时期,能够有资格成为士大夫的人相当有限(真正以社会责任自期的、想成为“士”的人同样相当有限),但具有书面文化能力的人却数量庞大,他们尽管无法成为真正的“士”,但他们同样不希望自己会被混同于不通文墨的俗人,于是“文人”在与“俗人”的对立中,又成为了一种相当正面的身份取向。
 
但是通晓书面文化、擅长吟诗作赋的能力毕竟需要长时间的文化投入,相对而言,“琴”作为一种以大量与“士”相关的古典文献为后盾的乐器(而且学会几个小曲子并不难),就成了一条可以让人迅速摆脱“俗人”境地、并回头把别人贬低为“俗人”的终南捷径。其逻辑是:因为嵇康会弹琴,我也会弹琴,所以我和嵇康就属于同一类人;因为陶渊明弹琴弹得不够好,琴对于他来说只是遣性之具,我也弹得不够中听,所以才是不同于“琴待诏”的文人雅士。——“文人琴”这一概念的盛行,一个很重要的理由正在于此。
 
我从来不否认文化水平较高的人所弹的琴曲确实有可能表现出更高的格调,但我希望指出的是,古代真正的“士”很少会强调自己弹的琴是“士人琴”或“文人琴”,他们最多会说“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而不会吹嘘自己弹得有多高明。如果只是希望自己显得不像个俗人而强调自己的琴是“文人琴”,那还不如先成为一个不俗的人再来弹琴,也许还是更为有效的办法。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