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琴润一生(李祥霆、金润一)-北京古琴培训(伏羲琴院)

全国服务热线 :

 010-67963600、18511186189(手机号同微信)

公司邮箱:

 duojilaojin123@163.com

公司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苑路88号伏羲琴院

古琴知识

《嵇氏四弄》的几个问题的考证---顾梅羹

来源:古琴人作者:顾梅羹 日期:2019-07-31 浏览:

《长清》、《短清》、《长侧》、《短侧》这四首古名曲,是三百年来很少有人弹奏的冷操了。特别是《长侧》、《短侧》,各家琴谱多未传录。过去还只从传统的文献上看到这两个名词,没有接触过曲谱。解放后,中国音乐研究所大量采访徵集古琴音乐遗产,才从天津李允中先生处借到一个海内孤本《西麓堂琴统》,其中除“两清”之外,并收载了“两侧”,有名的《嵇氏四弄》,始得窥其全豹。久欲打谱弹出,因为有些问题,需要考证解决,一直没有动手。今年冬天,正值嵇康诞生一千七百四十周年纪念,北京古琴研究会印发了《嵇氏四弄》的原谱和他的另一个作品《孤馆遇神》曲谱,要琴人打出。我得到这个敦促,便在两个月内将它初步弹出,并将原来有些问题,作了一些粗疏的考证如下:
 
  作者问题,四弄的名称,最初见于唐杜佑《通典》和唐书《礼乐志》,它是与“蔡邕五弄”并提而称为“九弄”的。原文是:“……家犹传楚汉旧声及清调、瑟调、蔡邕五弄、楚调四弄,谓之九弄。……”旧唐书《音乐志》所载前段文字相同,后段则没有五弄四弄之分,通称为“蔡邕杂弄”,这当然包括楚调四弄在内,也说是蔡邕所作。
 
  《长清》、《短清》、《长侧》、《短侧》这四个曲目的名称,则第一次出现于唐人的《初学记》卷十六乐部下《琴.叙事》中所引的《琴历》,原文是:“琴历曰,琴曲有蔡氏五弄……《长清》、《短清》、《长侧》、《短侧》。……”白居易的六贴和宋初的《太平御览》都引了琴历这段记载。而都没有说明作者是谁,那么《长清》、《短清》、《长侧》、《短侧》这四曲与“楚调四弄”究竟是一是二呢?
 
  宋陈旸《乐书》就显明地将“四弄”和《长清》、《短清》、《长侧》、《短侧》四个曲目,肯定为嵇康所作了。在他标题为“琴操”的一段记载上说:“……汉末太师五曲,魏初中散四弄,其间声含清侧,文质殊流。……”又在他标题为“琴曲下”的一段记载里说:“……有以嵇康为之者,长清短清长侧短侧之类是也。……”
 
  元袁桷《清容集》第四十四卷杂文内有“琴述”一篇,说:“张巖从韩仛胄家得到韩忠献所藏的古谱中有‘蔡氏五弄’,张巖的清客郭楚望即依蔡氏声创作了一些词曲”。同书同卷《示罗道士》一文中又提到郭楚望研究嵇康四弄,原文是:“……谱首于嵇康四弄,韩忠献家有之。仛胄为平章,遂以传张参政。其客永嘉郭楚望始?绎之。……”同书第四十九卷《题徐天民草书》一文中又说:“……《蔡氏四弄》,嵇中散补之。其声无有雷同。……”
 
  综合以上各书前后参证,这就说明《蔡氏五弄》之外,另一个“四弄”也是蔡邕的创作,嵇康又将它补充发展了。所以《新唐书.礼乐志》将“楚调四弄”连接“蔡邕五弄”之后而不另著撰人谓之“九弄”。《旧唐书.音乐志》则不分称“五弄”、“四弄”,也不合称“九弄”,而总谓之“蔡邕杂弄”。《琴历》则接在“蔡氏五弄”之后,载出了《长清》、《短清》、《长侧》、《短侧》四个曲目。陈旸《乐书》则指明了“中散四弄”就是《长清》、《短清》、《长侧》、《短侧》。唐宋元之人或以创作权归之原始作曲人蔡邕,或以创作权属于补充发展人嵇康。在当时去汉魏不远,可能还有其他文献足徵,故各据其所见而言之。特别是袁桷在他的《示罗道士》和《题徐天民草书》两文中,前一文已明确地提出“嵇康四弄”,后一文又说:“蔡氏四弄”中散补之。袁桷为有元一代之文学作家兼琴学家,其论学立言,既不可能不加审慎而自相矛盾,也不可能无所根据而信口开河,何况袁桷所写地这几篇文章,旨在抨击紫霞派的首领杨缵“剽窃前人,隐匿嵇康而自彰”,岂能不自矜重,而于“四弄”的作者究应属蔡属嵇的问题,不考定明确,便轻于落墨,来授人以反击的口实吗?所以我认为袁桷说“四弄”是蔡作嵇补,应该可以相信的。那么《神奇秘谱》收录了《长清》、《短清》二曲,它在解题里面说是蔡邕所作,也没有什么不好。至于说这两曲的内容是取兴于雪,就不免有问题了。《西麓堂琴统》则全收了“四弄”,在它后记中强调作于嵇康也对,而力辟出于蔡邕之惑,就不尽然了。
 
  内容问题:古琴曲都是标题的,不但用曲名标了题,而且每一个标题曲名之后,还必定有一个解题,很详尽地述说它所表现的意义或内容,因此古琴曲标题与内容是完全统一的,它是符合于标题音乐中所称标题的意义的。这是古琴的优良传统。因为这样就可以使发掘弹奏这一古琴曲的人们好去体会曲意,表达情感。这四弄的标题是《长清》、《短清》、《长侧》、《短侧》。《神奇秘谱》只收录了长短二清,它的解题,认为是“取兴于雪,描写清洁无尘,厌世超俗的志趣”,并在每段加了一派形容雪景的小标题。后来《风宣玄品》、《琴谱正传》、《太音补遗》、《藏春坞》诸谱,都一系相承,沿袭其说。四弄全收者,仅《西麓堂琴统》一家。它的后记,除分辩作者人外,毫未涉及乐曲内容。若果如《神奇秘谱》解题所说“二清”是描写雪,那么“二侧”又是描写什么呢?弹奏“二侧”标题上面的长短字样,又将如何解释交代呢?我以为这些问题不解决,是不容易弹好这四弄,得到正确的效果的。
 
  声调问题:考“清侧”二字出于清商二调的“清调、侧调”,“瑟调”又名“侧调”。杜佑《通典》和新旧《唐书》已经说明“楚汉旧声及清调、瑟调(侧调)犹传于琴家”,而这四弄的标题原来本名叫“楚调四弄”。宋田紫芝《太古遗音》弹琴法引琴录(据宋人琴书所引的琴录,是标的刘向琴录)也说“琴有清、平、琴、楚、侧五调,皆清调为之本。”同书又引赵惟则述赵耶利琴规说“《蔡氏五弄》,并是侧声,每至杀拍,皆以清杀。何者?寄清调中以弹侧声,故以清杀。弄有楚含清侧声,清声雅质若高山松风;侧声婉美,若深涧兰菊……《楚明光》、《白雪》,寄清调中弹楚清声;《易水》、《凤归林》,寄清调中弹楚侧声。……”(陈旸《乐书》同)
 
  据此,可知清调、侧调之外,还有清声、侧声。不但侧声可以寄清调中弹,楚清声、楚侧声都可以寄清调中弹,也就是《琴录》所说的“皆清调为之本”。“四弄”既原是楚调,而每弄曲目的下一字,又明明标出了清侧字样,现传的“四弄”琴谱,又正是借正调以弹慢三弦之调,也与原始作曲人蔡邕作“五弄”的手法吻合。显然可见,《长清》、《短清》二弄,同于《楚明光》、《白雪》之例,是寄清调中弹楚清声。《长侧》、《短侧》二弄,同于《易水》、《凤归林》之例,是寄清调中弹楚侧声。今《白雪》一曲,尚有先期传谱存在,试取《神奇》、《西麓堂》两谱中之《白雪》按之,也正是借正调弹慢三弦之调。而且通章起结和句段收杀之韵,与《长清》、《短清》无不相合。则《长清》、《短清》之为寄清调中弹楚清声,更可无疑议了。至《长侧》、《短侧》二弄,虽《易水》、《凤归林》二曲之谱久已失传,无从取为参证,然其句尾段末与全曲之收结每落清韵,与侧声清杀之法正合,也与袁桷“其声无有雷同”之言相符,其为《游春》、《渌水》之流曲,实可徵信。
 
  总的来说,《长清》、《短清》、《长侧》、《短侧》四弄,完全是属于古琴调性的曲操,与宫商角徴羽五意或五调的体例一样。也就是现代西洋音乐里面所谓某大调或某小调的乐曲的意思相同。不能截取标题个别字眼去望文生义,曲为之解,以讹传讹,自误误人。我们弹奏这四弄的时候,虽没有正确的题解可以根据去体会,不妨按照赵耶利所说“清声雅质若高山松风,侧声婉美若深涧兰菊”的评论名言,从体裁上、音韵上、艺术手法上去探索理解楚汉旧声、清商遗韵、楚清声、楚侧声的旋律形式和民族风格,似乎更现实而有意义。
 
  长短问题:至于长短之义,在现存文献中,还没有得到考证。但从四弄曲谱本身观察分析,《长清》全曲,始终清起清结,未用一变音,也没有转调,回旋往复于清声范围之中,句段中即有用及三数侧声者,也都是从属之音,并未夺清声之主。《长侧》恰与此相反,虽句段收结多以清杀,而回旋往复,仍在侧声范围之中,也用了变音,并转了调。《短清》虽也未用变音,没有转调,然句段时有侧起,回旋往复,也时或清起,回旋往复于清声,实属婉而兼质。清侧长短的区分,是否即在于此?蠡测之见,浅陋谬误,自不待言,希望知音批评指教是幸。
 
  摘自1964年《琴论缀新》第三集(许健先生旧藏吉善居珍藏)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