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琴润一生(李祥霆、金润一)-北京古琴培训(伏羲琴院)

全国服务热线 :

 010-67963600、18511186189(手机号同微信)

公司邮箱:

 duojilaojin123@163.com

公司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苑路88号伏羲琴院

古琴知识

丁承运 | 论楚商 (中)

来源:丁承运先生古琴艺术条集作者:丁承运 日期:2019-08-02 浏览:

三 楚商调脱胎于清商调
 
楚调一名最早见于《旧唐书·音乐志》,宋郭茂倩《乐府诗集》转引《旧唐书》:“平调、清调、瑟调,皆周房中曲之遗声。汉世谓之三调。又有楚调、侧调。楚调者,汉房中乐也。高帝乐楚声,故房中乐皆楚声也。侧调者,生于楚调,前三调总谓之相和调。”[1]楚声与楚调同时出现,二者有没有区别呢?先秦时曾把楚地流行的民间音乐称为楚声。《汉书·礼乐志》说:“凡乐,乐其所生,礼不忘本。高祖乐楚声,故房中乐楚声也。”[2]这段文献应该就是《旧唐书·音乐志》那段话的出处。细绎文义,此处的楚声是一个大的概念,泛指楚地的音乐;楚调则有广义与狭义之分:广义的楚调就是指的楚声,即如上文的情况一样,二者可以通用。狭义的楚调则与清商三调和侧调一样,都是相和五调中的一个乐调。楚声至少包含了楚调与侧调两种乐调。但很多场合,楚调也常常同时具有广义与狭义两种内涵,用来通指楚声与楚调。
 
楚调与侧调的音阶结构均不见于史籍,但宋陈旸《乐书》卷一四二“琴势”传述隋赵耶利的 琴学:“赵师弹琴未有一声无法,凡一弄之内,清侧殊途,一句之中,莫不阴阳派润。至如《楚明光》《白雪》,寄清调中弹楚清声;《易水》《凤归林》,寄清调中弹楚侧声;《登陇》《望秦》,寄胡笳调中弹楚侧声;《竹吟风》《哀松露》,寄胡笳调中弹楚清声。”[3]唐赵惟则所转引的还多出“《蔡氏五弄》,并是侧声,每至杀拍,皆以清杀。何者?寄清调中以弹侧声,以清杀。弄有楚含清侧声,清声雅质,若高山松风;侧声婉美,若深涧兰菊,知音者详查焉。至如《东武太山》,声和清侧;《幽兰》《易水》,声带吴楚”[4]一节。
 
据此可知,楚调最早在古琴音乐中并没有专用的调弦法,都是借清调和胡笳调来弹奏的,称作楚声,而且还有清声与侧声之别。可惜的是,赵耶利所述寄清调弹的楚清、侧声,现今在传世的琴曲已经很少有传谱以资验证了,现在只能据极有限的材料做一些推测。至于这些楚声所借用的清调,后世琴书称之为商调,又名清商,唐代又称“碣石调”。在拙文《清、平、瑟调考辨》[5]《碣石调暨楚调考释》[6]中已有详细论述,兹不多贅。
 
从前所传述赵师琴学“清侧殊途”“阴阳派润”来看,楚清声与楚侧声似是阴阳属性不同的两种音阶。赵耶利说,“清声雅质,若高山松风”, 现存的楚声曲目《白雪》《幽兰》《长清》等的曲调,基本上都是属于五声音阶宫调式的风格,与赵氏清声雅质的描述相近;楚侧声现在没有传世的曲目可资验证,但从其描述的“侧声婉美,若深涧兰菊”来看,至少是有别于清声的阴柔的调子,其调性当属阴性似无可疑。
 
如前所述,楚商调是一个c羽调音阶,和《幽兰》《白雪》等曲的宫调式完全不同。我们试沿着陈康士创作轨迹再现一下历史的场景:陈康士想创作一首屈原题材的琴曲《离骚》,首选是采用荆楚民间带有凄婉色彩的侧声小调做素材,依照传统的惯例是像《易水》《凤归林》等曲目一样还是借用清调来弹奏,但把《离骚》的调子借用清调(商调)来弹,一弦为c羽,宫音在一弦十二徽上,需要频繁地强调宫音才能显示一弦为羽音的效果来,这种弹法实在是很蹩脚的, 而且到了结束乐段,泛音中没有c羽中的宫音,调性就又回到 C 宫调上了。这就是赵师所谓的侧声清杀。如要彻底解决这个矛盾,最有效的办法是在散音定弦中设定一个 c 羽的宫音♭E来,陈康士要取得突破,就得把清调(这时已 经称为商调了,陈氏自己就创作有“商调十章”[7])的定弦加以改造,在散音上设定了侧声的特殊音级♭E和♭B,成为了一个新调。陈氏调试之后,新调风格一如所期望的清丽而凄婉。创制获得极大的成功,这应该就是楚商调《离骚》创作的轨迹。楚商调是借用清调演奏楚声时突破清调定弦而产生的新调,可以说:楚商调实脱胎于清商调(即清调,后世琴书称为商调)。
 
[1] [宋]郭茂倩:《乐府诗集》卷二十六,北京:中华书局1979年点校本,第376页。
[2] [汉]班固:《汉书》卷二二《礼乐志》,北京:中华书局1962年点校本,第1043页。
[3] [宋]陈旸:《乐书》卷一四二“琴势”,国家图书馆藏元至正七年福州路儒家宋刻明修本,北京:国家图书馆2004年中华再造善本影印版, 第3页。
[4] [明]袁均哲:《太音大全集》,《琴曲集成》卷一,北京:中华书局1981年版,第71页。
[5]丁承运:《清、平、瑟调考辨》,《音乐研究》1983 年第 4 期,第 72-81 页、第 90 页。
[6]丁承运:《碣石调暨楚调考释》,《中日比较音乐学国际研讨会论文集》,武汉,2007 年。
[7] [宋]欧阳修:《崇文总目》卷一,《丛书集成初编》本,第 17 页
四 楚商系据宫称调
如上所述,就出现了一个问题,既然是羽调为什么称作楚商调?商字的含义作何解释?其调头古人是读商还是读羽?
 
这要从楚声所寄(借调)的清调谈起。前面已经提到,清调就是汉魏六朝的清商调,后世琴书上的商调,唐代也称碣石调。其定弦法如下:
 
弦序:宫 商 角 徵 羽 文 武
(唐代以前弦序名称)
清调:C  D  F  G  A  c  d
     黄 太 仲 林 南 黄 太
     宫 商 和 徵 羽 宫 商
 
其调式主音在一弦,与琴书另一种称之为 “间弦”的清调合看:
 
清调二:
C  D  E  G  B  c  d
黄 太 姑 林 无 黄 太
宫 商 角 徵 闰 宫 商
 
二者合参,清调定弦除五正声外,还出现了 清角(和)和清羽(闰),可知清调实是清商音阶宫调式。因为正统的音乐理论正声调中二变是合乎生律次序的变宫与变徵,而不承认清角与清羽的地位,故缘正声音阶把它解释为商调(拙文《清商三调音阶调式考索》[1]中已有详考,兹不赘述)。试列表如下:
 
 音高:C  D  E  F  G  A  B  c
清商音阶:宫 商 角 和 徵 羽 闰 宫
雅乐商调:商 角 中 徵 羽 变 宫 商
 
但是清商音阶C宫调式的五声骨干音,与正声音阶商调式是不相同的,在《白雪》《长清》等五声为主的曲调中,主音呈现的是五声音阶 C 宫调式的特点,已经和商调式很难扯上关系了,但调名还沿袭着传统的叫法称作“商调”。明代早期琴谱《神奇秘谱》《西麓堂琴谱》中所载的几十首商调曲目,基本上都是属于五声音阶宫调式风格,都不能缘“商调”之名解为商调式。
 
既然商调(清调、清商)的调性与清商音阶已渐行渐远,那么由商调化裁产生出来的楚商调,音阶结构既不相同,与“商调”的初始成因更难扯上关系。类比清商而称楚商,显示出它是出于清商又不同于清商的一种特殊楚调音阶。
 
至于楚商的调式主音,今人无论是将其对应作la或是re,都和古人的认识有较大的距离。拙文《中国古代调式音阶发隐》中曾有详细的论述:“宫、商、角、徵、羽五调,是使用最广的五种调,近代音乐家都理解为五种调式。但古代的调式理论却是正声调、下徵调、下羽调、清商调、 清角调五种音阶”[2]。古代羽调的音律结构与调式观念,北宋沈括、日传唐筝谱《仁智要录》中都 有论述,隋代郑译所称的“考寻乐府钟石律吕,皆有宫、商、角、徵、羽、变宫、变徵之名。七声之内,三声乖应,每恒求访,终莫能通”[3],其实就是羽调的调头读作宫音时,与正声音阶宫调对比所产生的矛盾。日本传唐乐还保存着这一传统观念,日本近代音乐学家林谦三先生在《东亚乐器考·筝的定弦原则及其变迁》[4]中曾列表比较二者的异同,并用阿拉伯数字标注其生律次序,现转引如下:
 
表 林谦三之宫调、羽调音阶比较表
 
在日传唐乐中,是把正声音阶宫调称作“吕调”,羽调音阶称作“律调”。从表中可以清楚的 显示二者音律的不同,羽调的角、变徵、变宫三 音都比正声音阶宫调低了一律。
 
如果对应现在的唱名,c羽调式主音应该唱dao才合适,也就是用固定唱名法的c小调来唱才能反映其性格。楚商调实是由“商调”升高商、羽二音而来,与商调式无关。试比较之:
 
弦序: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调弦:C  E  F  G  B  c  d
律名:黄 夹 仲 林 无 黄 太
楚商音阶:宫 婴 和 徵 闰 宫 商
(唐代以前的调式观念)
羽调式:羽 宫 商 角 徵 羽 闰
(今人首调的听觉效果)
商调式:商 和 徵 羽 宫 商 角
(依楚商解做商调式)
 
由上所述,“楚商”与其母调“清商”调式主音相同,都在一、六两弦,也都须读宫音。古人“据宫称调”[5],缘清商而称楚商,虽然不够准确,却有其必然性。所以楚商是相对于清商而来,与现今商调式的概念没有直接联系。
(未完待续)
 
[1] 丁承运:《清商三调音阶调式考索》,《音乐研究》1989 年第 2 期,第 90-93 页。
[2]丁承运《中国古代调式音阶发隐》,《黄钟》2004 年第 1 期,第 53 页。
[3] [唐]魏征等:《隋书》卷十四《音乐志》,北京:中华书局 1973 年点校本,第 345 页
[4][日]林谦三:《东亚乐器考》“筝的定弦原则及其变迁”,北京:人民音乐出版社 1962 年版,第 182、189 页。
[5] [唐]魏征等:《隋书》卷四九《牛弘传》牛弘语,北京:中华书局 1973 年点校本,第 1308 页。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