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琴润一生(李祥霆、金润一)-北京古琴培训(伏羲琴院)

全国服务热线 :

 010-67963600、18511186189(手机号同微信)

公司邮箱:

 duojilaojin123@163.com

公司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苑路88号伏羲琴院

古琴知识

唐朝雷琴传奇:国宝级古琴,但今人已经不太了解

来源:古琴人作者:席永君 日期:2019-08-29 浏览:

       制作于唐代成都的雷琴历来被认为是古琴中的神品。但今天的成都人,了解这一国宝的人并不多。

  古琴,乃是中国甚至世界上最古老、最具文化内涵及哲学意味的艺术之一,自上古伏羲时代甫一问世,古琴便远远超越了音乐上的意义。千百年来,那清雅、淳美的琴声,寄托着多少先贤圣哲出尘不染、遗世独立的精神向往。自汉魏以降,对古琴的认识已升华为是一种“以琴载道”的道器,那些傲骨凌风,淡泊世俗的文人墨客多爱与古琴相伴。在君子需掌握的“琴棋书画”四艺中,古琴更是无可争议地列其首位。如今,古琴早已被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据考证,中国现仅存的十几张唐琴都是雷氏琴。这是因为雷琴不仅被唐人所重,而且更被宋贤所重,他们收藏雷琴,并详细地记录于不同时代拥有者的著述中,为后世识别唐代雷琴提供了重要依据。在唐代的专业斫琴家中,以雷、郭、张、沈四家最为有名。其中又以成都的雷氏,江南之张越两家最为突出。出于成都的雷氏家族,共有三代九位斫琴大家,分别为:雷绍、雷震、雷霄、雷威、雷文、雷俨、雷珏、雷会、雷迅。其造琴活动前后约一百二十多年,经历了盛唐、中唐、晚唐三个历史时期,斫琴本领遐迩闻名,在古琴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蜀中九雷称雄琴界
 
  中国古琴文化源远流长,其可考证的历史有三千年之久。“削桐为琴,绳丝为弦,以通神明之德合天地之和。”(东汉·桓谭《新论》)早在上古时期即传说古琴为神农、伏羲等远古圣人所作,因此,古琴乃是神圣的乐器或道器。它的形制也蕴含深意,与一般乐器多有不同。对琴的外形,唐人司马承祯(公元647-735年)在《素琴传》中有这样一段描述:“夫琴之制度,上隆象天,下平法地,中虚含。”博学多识、听音辨材而制“焦尾”的东汉音乐家蔡邕(公元132-192年)在他的琴学专著《琴操》中也这样写道:“昔伏羲氏作琴,所以御邪僻,防心淫,以修身理性,反其天真也。……上圆下方,法天地也。”而古琴上还有额、颈、肩、腰等称谓,意味古琴还象征着人体,因此,小小的古琴蕴含着天、地、人即整个宇宙象征。此外,古琴上各部位和附属件也都被赋予了种种美称,如背面的音窗称为“龙池”、“凤沼”。
 
  无论朝代更迭,世事枯荣,古琴历经数千年而不辍,成为中国文人直抒胸臆的方式,以及怡情养性、励志修心的工具。因此,中国文人自古便有“君子无故不撤琴瑟”的说法。在士大夫的生命中,无论是少年及第春风得意,抑或终身不第贲志而没;无论是心有灵犀的快意,抑或红楼隔雨相望的寥落;无论是浪迹天涯游学求道,抑或投荒万里掷笔从戎,古琴都传递着达者兼济天下的雄心,诉说着穷者独善其身的无奈。如此神器或道器多有传世,但在传世古琴中,以唐琴最为珍贵。虽然,唐代古琴并非现存最古老的琴器,但唐代古琴无论从音质、形制,还是历史价值,皆是历代琴器中不可多得的顶级至宝。因此,传世唐琴,实乃历代琴人梦寐以求的神品。“唐琴第一推雷公,蜀中九雷独称雄。”而唐琴家族中,尤以雷公琴为最。
 
  为何中国古代的弦乐器只有古琴传世?而传世古琴中为何又以唐琴最为珍贵呢?对此问题,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北京古琴研究会副会长、琴家郑珉中先生在《唐宋元明琴器流变》一文中阐释得最为详尽。郑先生强调,要说明弦乐器中为何只有古琴传世的原因,必须上溯至七弦琴定形之初的西周时代。当雄才大略的周武王灭商建立了伟大的周王朝之后,大力推行礼制,用以规范人们的行为,提倡音乐尤其是琴乐,用以陶冶人们的性情,所以,《礼记》中才有“士无故不撤琴瑟”和“丧服祥,鼓素琴”的规定。据史书记载,本来当时居丧是要撤琴瑟,不举乐的,但却又规定居丧一年后可以弹没有纹饰的素琴,其用意古人解释说:“礼之所不作而乐作焉,正声入乎耳,而人皆有事父事兄事君之心。”用我们今天的话说,就是“寓教于乐”。在西周时代,实行礼乐教化的对象主要是士大夫阶层,待士大夫教化后,再通过士大夫来贯彻普及,而礼乐的“乐”主要就是指古琴,于是,古琴和士大夫之间便建立了与其他乐器完全不同的特殊关系,从最初的“士无故不撤琴瑟”的理性要求变为自觉的行动,正因为如此,在后来的宫廷生活或民间生活中才有“琴书剑佩不离左右”的风雅之举。古琴既可以存在于文人、士大夫的“书斋”,又可以存在于佛教、道教的修炼密室、青山绿水的自然环境中(道士、僧侣在古代也是士的一种延伸);同时还可以存在于市井民间的“雅集”中。
 
  在秦始皇一统中国后的漫长的封建社会中,古琴依然在弦乐器中,甚至在一切乐器中,处于特殊的地位。难怪在明代抄重臣严嵩家的清单《天水冰水山录》中,还证明这样一个问题,其中古琴,包括新的“时琴”在内,都是与古籍、书画一样,逐件开列名单上缴朝廷,而其他乐器,如古筝、琵琶之类,则写明共若干件,折合银两若干,通通折算处理了,这便是传世的古乐器中只有古琴的原因。当代琴家成公亮先生在《秋籁居琴话》中写道,“明代是王公贵族和民间琴家大量造琴的时代,以至明代留世的古琴多于离现代更近的清代,更多于唐宋金元的遗琴。”因此,今天明琴多如过江之鲫,而欲求一面明代琵琶皆不可得了。
 
  在隋唐时代,琴文化已高度发达,专业斫琴家也随着琴文化的整体发展而普遍出现,斫琴名家可谓层出不穷,斫琴工艺也由此达到登峰造极的境界。在唐代的专业斫琴家中,以雷、郭、张、沈四家最为有名。其中又以四川的雷氏,江南之张越两家最为突出。出于四川的雷氏家族,共有三代九位斫琴大家,这就是上述诗句中所指的“蜀中九雷”。他们分别为:雷绍、雷震、雷霄、雷威、雷文、雷俨、雷珏、雷会、雷迅。其造琴活动从开元起至开成止,前后约一百二十多年,经历了盛唐、中唐、晚唐三个历史时期,斫琴本领可谓遐迩闻名。

  心远地偏的蜀地为何能为大唐帝国贡献那么多斫琴大师?而雷氏家族又为何能独领风骚一百二十年呢?据明人蒋克谦编辑的《琴书大全》记载,隋文帝的儿子杨秀封为蜀王,曾“造琴千面,散在人间”,此后蜀地便斫琴名家辈出。原来,文化的繁荣是和执政者的大力倡导大有关系的。从《陈氏乐书》、《琴苑要录》所记可知,“九雷”中的绍、霄、震、威、俨五人为盛唐开元间人,属于雷氏的第一代。其中,雷俨曾做过雅好艺术的唐玄宗的琴待诏,也就是凭着弹琴的技艺侍候皇上的人,由此可见,雷俨乃是弹琴高手。既弹琴,又斫琴,在四川一直有此传统。当代四川琴家何明威先生、曾成伟先生便既是弹琴高手,又是斫琴高手。我有幸聆听过二位先生弹琴,又亲手抚弄过二位先生制作的琴。而作为斫琴家,他们的前辈“九雷”中,尤以雷威成就最大。
 
  雪夜上峨眉,选材制雷琴

  雷氏一族,祖孙三代、兄弟伯仲皆以斫琴为业。他们所斫之琴不仅为唐人所推崇,更被后世奉为上品。雷威当年所制、在北宋宣和内府中名列第一的“春雷”,更被奉为古琴神品——天下第一品。

  相传,雷氏在制完古琴之后,都会根据其音色优劣分为四等,其中上品用玉徽,二等用瑟瑟徽,三等用金徽,四等则用螺蚌徽。家中藏有雷琴一张的苏东坡就曾在《杂书琴事·家藏雷琴·赠陈季常》中对开元十年造的雷琴有“岳山不高,但无铣音”的描述。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雷琴虽然岳山还没有一指之高,但却没有铣音。琴音从龙池、凤沼之间传出,琴背微微隆起,如薤叶的模样,使琴声欲出而溢,徘徊不去,余韵绕梁三日不绝。可以说,使用纳音,是雷琴的最大特点之一。这种斫琴技术被后世的斫琴家广泛地运用于斫琴实践之中。
  
  雷氏斫琴,尤其是雷威斫琴的玄妙之处还在于选材。关于雷威斫琴,在民间有这样一则颇为神奇的传说——

  冬季来临,在大雪覆盖的峨眉山巅,没有花鸟鸣虫,没有人迹,只有萧瑟的西风吹过一片片松林,才让这万籁俱寂的地方有了一丝生机。远处,一个孤影打破了这白色世界的宁静。人影越走越近,来到了松林之间,背手不动,双目紧闭。这人久久地、静静地站着,仿佛冬季的寒冷对他丝毫没有影响。忽然,这人站起身来,在几棵松树上做着一个个标记,继而稍停片刻,又做着一个个标记,如此反反复复,这人终于站在一棵松树之前,满意地点了点头。之后,这人取出随身携带的斧子,将松树伐下。这位在寒冬之际独上峨眉的人,就是雷威。

  这则传说见于元人伊世珍所著笔记小说《琅嬛记》引《采兰杂志》云:“雷威作琴,不必皆桐,每于大风雪中独往峨眉。酣饮,著蓑笠入深松中,听其声,连绵悠扬者伐之,斫以为琴,妙过于桐,有最爱重者以‘松雪’名之。”
 
  雷威是雷氏家族中斫琴最为杰出者,相传雷威的斫琴技艺乃是得到神人指点,才一个人豪迈地进入山中选材,如此出神入化。大凡喜爱古琴的人都知道,古琴制作过程繁复,每一步都至关重要,即使平凡如选材,亦万万不敢忽略。为此,雷威十分注重琴材的选用。雷威曾说,制琴若要达苍、松、脆、滑“四善”,奇、古、透、润、静、圆、匀、清、芳“九德”,就必须选材优良,用意精巧,方能五百年有正音。而古琴音色各俱千秋,这也是古琴的魅力之一。

  如前所述,古琴象天地万物,自然也就有阴阳之说。古琴面与古琴底,皆以分别属阳与属阴的两种木材斫制而成。桐木属阳,置于上,斫成古琴面;梓木属阴,置于下,斫成古琴底。就木质而言,桐木松软,制作古琴面能使古琴的音色更美。而梓木坚硬,制作古琴底能使古琴坚牢且不易变形。可以说,自古斫琴以桐梓为材,是有其道理的。但自唐代以来,斫琴大师们也在不断发现除桐梓以外的良材,雷威便是其中杰出的代表。
  
  雷威制琴师古而不拘泥于古,在充分遵循古法的同时,他又是反传统的。如选材上,传统的琴材多用桐木、梓木,而“得神人指点”的雷威则一反常态,并不拘泥于必须用桐木、梓木,而是大胆地选用峨眉松之良者制琴,只部分使用桐木,却比桐木制作的琴还要精良。而雷威选用松木的方式也相当独特,那就是雪夜去深山,此时狂风撼树,雷威便凭借风吹树木的声音来辨别树的音质,最后确定哪棵松树适合制琴。如此辨取造琴良材,多么具有盛唐气象,世间可能亦仅有雷威一人。在传世古琴中,尚未见有松木之作,文献中亦只此一例。
  清末大琴学家杨宗稷在《藏琴录·序言》中说:“确修古琴数十,其中杉制者竟居十之三四,且有最著名之古琴与最著名大家所制之琴皆用杉,池沼间表以桐。”在此最早提出杉木制琴的问题,最著名的古琴应该是“旧藏佛氏著名唐琴九霄环佩”,最著名的斫琴大家所制之琴,只有雷威所制的《云烟过眼录》著录的“春雷”琴,才是杉木所制而池沼间表以桐木的。《琅嬛记》中所言峨眉松,实为杉木,这是雷威制琴的一个特点。
 
  自以雷威为代表的雷氏首开以松杉制琴的先河之后,宋代还出现了所谓“纯阳古琴”,即面底皆桐之古琴。据说,“取其暮夜阴雨之际,声不沉默”。自古斫琴多倾向于选择旧材,而雷氏斫琴却大胆地选用新材,这虽非首创,却极大地拓宽了后世斫琴家们的斫琴视野和境界。这是雷氏家族对斫琴技艺的又一大贡献。

  雷氏家法与“九霄环佩”

  在雷威所制的古琴中,以“九霄环佩”、“春雷”、“松雪”、“忘味”等最为有名,其中,“春雷”堪称宝中之宝。而“九霄环佩”声音温劲松透,纯粹完美,自清末以来即为古琴家所仰慕的重器,被视为“鼎鼎唐物”和琴中“仙品”。

  我无缘目睹“九霄环佩”琴的真身,我的目光便久久地停留在两张“九霄环佩”琴的照片之上。一张照片为琴面,一张照片为琴底。在中国现今收藏的所有古琴中,最著名的大概就要数这“九霄环佩”了。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九”这个数可谓极数,含有“至高”之意,因此,常常与皇权、帝位相关联。这一命名从一开始便预示了此琴身世不凡。“九霄环佩”为“伏羲式”造型,长124.5厘米,肩宽20.5厘米,焦尾宽15.5厘米,高6.5厘米,琴体宽大结实。

  “九霄环佩”琴面为桐木制,琴底为梓木。鹿角灰胎,一种结实耐磨性强的材料,赋予古琴一种有力度的音调。琴面有小蛇腹断纹,间杂牛毛断纹。琴背龙池上方刻篆书“九霄环佩”四字;龙池下方刻篆文“包含”大印一方,暗含“包含万物”之意,流露出十分明显的道家情怀;龙池右刻“超迹苍霄,逍遥太极。庭坚”行书十字;左刻“冷然希太古,诗梦斋珍藏”行书十字,及“诗梦斋印”一方。在琴足上方用楷书刻有苏东坡的签名和一首短诗:
 
  霭霭春风细,琅琅环佩音。
  垂帘新燕语,沧海虎龙吟。
  ——苏轼记

  凤沼上方刻“三唐琴榭”椭圆印,下方刻“楚园藏琴”印一方。腹内左侧刻寸许楷书款“开元癸丑三年斫”七字,即唐玄宗在位的公元715年。以上铭刻中“九霄环佩”及“包含”印为同时旧刻,苏、黄题跋及腹款均系后刻。琴首下一双护轸为紫檀木所作,据广陵派琴家徐祺《五知斋琴语》所述,当为清康熙年间所装。“诗梦斋”为清末北京著名琴家叶赫那拉·佛尼音布的别号。“三唐琴谢”和“楚园”均为清末举人刘世珩的别号。
  
  “九霄环佩”在清代末年就是北京琴坛的一件重器,当时对这张琴的品评,留下文字记述的有三人。第一人是佛尼音布,得到这张琴后,便马上刻上了“冷然希太古”的评语。第二人是当时的大琴学家杨时百,他非常赞赏“九霄环佩”,对其爱慕殷切之情清楚地表露于其著作之中。他在《琴粹》中写道:“欧阳公之琴记,唐琴在北宋时已不可多得,况更历千年乎?宜乎今日唐琴如凤毛麟角也。近时都下收藏家,仅……佛君诗梦之‘九霄环佩’,其声音木质定为唐物无疑。……其余予收藏及所见虽不乏良材,要不能与数琴埒。”第三人是当时藏有“飞泉”、“独幽”两张唐琴的李伯仁。李伯仁为大琴学家杨宗稷弟子,杨氏将“飞泉”、“独幽”二琴定为“鸿宝”,而拥有两张“鸿宝”的李氏却将“九霄环佩”奉为“仙品”,“鸿宝”与“仙品”之间的差别,自可不言而喻了。
 
  “九霄环佩”琴继佛氏之后,大约在1920年左右被逊清宗室红豆馆主爱新觉罗·溥侗所得。其后,溥侗举家南迁移居上海,“九霄环佩”亦随之南徙,遂成为上海琴坛名器,被收藏家刘世珩所得,且饮誉上海。1953年,经文化部文物局局长郑振铎提出,文物局从刘氏后人手中以重金购得,并转交故宫博物院,珍藏至今。
  对“九霄环佩”是否为雷威所制,曾一度存有争议。后来,几乎所有专家学者皆一致认为“九霄环佩”为唐代最杰出的斫琴家雷威所制。一个可以佐证的细节便是,琴腹内依稀可见龙池纳音处典型的雷式经典造型。其实,已故湖南琴家李伯仁先生早在半个世纪以前,就在《玄楼弦外录》中提出“九霄环佩”乃唐代雷琴。现代音乐史家杨荫浏先生在《中国音乐史稿》中,也十分明确地把“九霄环佩”定为雷琴,并进一步肯定“九霄环佩”为一代斫琴大师雷威制作。
 
  雷威所制的雷琴在槽腹制作上与众不同。苏东坡在《东坡志林》中写道:“唐雷氏琴,自开元以至开成间世有人,然其子孙渐志于利,追世好而失家法。”然而,什么又是“雷氏家法”呢?《杂书琴事》中说开元十年造的雷琴,“琴声出于两池间,其背微隆若薤叶然,声欲出而隘,徘徊不去,乃有余韵,此最不传之妙。”可见琴腹纳音的特殊做法,亦即上述雷氏第一代人所创造的家法。从“九霄环佩”琴的纳音来看,都是在稍稍高的纳音中间,开出一条约五分深、一寸宽、通贯于纳音始终的圆沟。它既未增加琴面的厚度而影响发音,又使龙池凤沼两个出音孔变得稍稍狭隘,借以延长共鸣箱中余音的扩散。这是雷威制琴的又一个特点。
  雷琴的声音特点,据《琴苑要录·斫琴记》云:“唐贤取重惟张、雷之琴(雷绍及震、威、张越也)。雷琴重实,声温劲而雄。张琴坚清,声激越而润。”《陈氏乐书》云:“然斫制之妙,蜀称雷霄、郭亮,吴称沈镣、张越,宵、亮清雄沉细,镣、越虚鸣而响亮……凡琴音响者则必虚干,无温粹之韵,雷氏之琴其声宽大复兼湿润。”《渑水燕谈录》说雷琴“音极清实”。晚年退居汝阴的欧阳修在《六一诗话》中说,雷琴“其声清越,如击金石”。用传世的唐代雷琴相对照,具有家法特点的盛唐之作,虽已经历了上千年的自然变化,而上述音的特点依然存在,与其他古琴相比较,其“清越如击金石”与“湿劲而雄”之异犹感突出,“九霄环佩”之音正是如此。可以说,“九霄环佩”是“九德”兼优之琴,是非常罕见的珍品。
 
  “九霄环佩”既是传世雷琴,又是传世唐琴中最具代表性的一张。其实,从今天仅存的十几张唐琴中,可以认定的只有雷氏一家所制琴,这是因为雷琴不仅被唐贤所重,而且更被宋贤所重,他们收藏雷琴,并详细地记录于各自的著述之中,为后世识别唐代雷琴提供了重要依据。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