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琴润一生(李祥霆、金润一)-北京古琴培训(伏羲琴院)

全国服务热线 :

 010-67963600、18511186189(手机号同微信)

公司邮箱:

 duojilaojin123@163.com

公司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苑路88号伏羲琴院

古琴知识

査阜西谈琴歌,“乡谈折字”与古琴演奏

来源:互联网作者:査阜西 日期:2019-09-05 浏览:


我14岁学琴于湖南益阳夏正彝的弟子夏伯琴。夏家的琴曲全是有词,而且全都是要演唱的。16岁学琴于湖南大庸龚庸礼的弟子田曦明、龚庸礼在故乡教琴时,也是带词演唱的。两家都是百年前的武昌、长沙两古城市的著名琴师, 他们的演唱方法,都是强调要讲究“ 乡谈折字” 。
 
“ 乡谈” 就是方言,“ 折字” 就是要求在演唱时用你的纯正的方言,把琴歌中每一字的“四呼开合” 和“四声阴阳” 结合起来,折转到谱音上去。夏正彝和田曦明都是过去时代的贡生、秀才。夏正彝写过一部琴论,书名《琴学料》(八篇1914年益阳图书馆石印)。所以夏正彝能用洞庭以南的六声语系讲音韵学,田曦明能用洞庭湖以西的五声语系讲音韵学。
 
用语言学的常识来讲,他们说的“ 四呼开合” , 是指在演唱琴歌时由“ 声母” 和“ 韵母” 组成的字音要分清它是开口音(哈、哀),合口音(古、公),先开后合(豪、强),先合后开(娃、怀),类似戏曲声乐中所讲的“ 喷口” 、“ 咬字”和“ 口形” 。他们说的四声阴阳,是指在演唱琴歌时,必须把所用方言每一字音的“ 声调” 所跨越的“音度” 透得清楚(“ 音度” 实质是频率的变动,他们通常使用大二度或小三度)。琴歌的腔少,因此他们不像戏曲家强调“ 字正腔圆”,而是讲的“ 字真韵(或咏)透” 。
 
琴的散声和泛声是不能透出“声调” 的, 所以唱琴歌时必须“ 折转到谱音” 。他们的语汇是“ 顶上谱音”( 龚家),或‘迎上谱音” 。前些时看到《人民音乐》刊载徐兰源同志说“ 老生要裹” ,是说戏曲中用拉弦的琴音去裹老生的唱腔。让我们在琴歌中也说“ 散、泛要裹”,就是说对弹弦乐器频率不能变动的散、泛音,倒要被声调的变动去裹。在这一点说来,唱与奏之间,琴歌是几乎与戏曲相反了。
 
爱好民族音乐的人,对于戏曲、民歌有喷口、咬字、口形等要求,是不陌生的,因而对于琴歌折字中要求在四呼开合上求真,也就很容易理解。这必然是一个悠久的民族传统。但是对于要求四声阴阳的透韵这一方面,在不熟悉字音平仄的人就可能有些隔膜,而且会怀疑到它是否有用到声乐上的传统。我们肯定地说,不仅南北宫词曲在曲词中每字标出四声的谱例,可以说明度曲家在元明两代是向来严格使用的,就是远溯到宋代、唐代也是有具体例证的。
 
自从六朝沈约发现字音有四声之后,唐人就把四声的差别总结为演唱规格要求之一。元慎在《辨解乐府》序中的“ 因声以度词,审词以节唱,句度短长之数,声韵平上之差,莫不由之准度,在琴瑟为操引;……” 这几句话提得十分明白。北宋叶梦得在他的《避暑录话》中,说弹琴家崔闲在他允许给某些琴曲填词之后,“ 闲乃略用平仄四声分均为句以授余。……” 这又说明北宋琴家在“ 倚琴而歌” 之时,也是非常重视四声的。
 
总的说来,琴歌作为古琴音乐形式之一,琴歌演唱使用“ 乡谈折字” 之法,都是很悠久的传统。
 
何为琴歌?
 
琴歌,又名抚琴而歌,是古琴艺术的一种重要表现形式,较好的展现了古琴富于歌唱的特点。琴歌有着悠久的历史,最早的琴歌,往往是一种即兴的自弹自唱。如战国时百里奚妻,西汉司马相如,汉末阮瑀,西晋赵整等即兴地演唱下来最有名的琴歌,直到后来很久还是称为“ 琴歌” , 没有标题, 都是很显明的例子。
 
百里奚与浣妇
 
百里奚贫贱时和妻子离散,后来做了秦国的上卿。一日,堂上奏乐,家中雇佣的洗衣(浣)的妇人,要求参加演奏,抚琴而唱道:
 
百里奚,五羊皮。
忆别时,烹伏雌,炊扊扅,今日富贵忘我为。
百里奚,初娶我时五羊皮。
临当别时烹乳鸡,今适富贵忘我为。
百里奚,百里奚,母已死,葬南溪。
坟以瓦,覆以柴,舂黄黎,扼伏鸡。
西入秦,五羖皮,今日富贵捐我为。
 
百里奚问她,这才知道是自己的结发妻子,于是重新结为夫妇。
 
司马相如与卓文君
 
西汉司马相如流落在临邛,应好友王吉之邀,前往临邛富豪卓王孙家里作客。得知卓王孙之女卓文君新寡貌美,精通音律,才貌双全,便用琴歌《凤求凰》挑逗之,文君竟然弃家和相如私奔,当垆卖酒,传为佳话。琴歌的原辞是: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夕升斯堂;
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
何缘交劲为鸳鸯;胡领顽兮共翱翔?
凰兮凰兮从我栖;得毛孽尾永为妃;
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
双翼具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
 
曹操与阮瑀
 
阮瑀,生于东汉末年,字元瑜,今尉氏人,世代为官,家学深厚,又拜一代经师蔡邕为师,精通儒学、书法与音律。曹操几次欲重用阮瑀,都被拒绝。后躲进山中,曹操放火烧山,他才为官。一日,曹操大宴宾客,命阮瑀充当乐工作乐。阮瑀抚琴而歌:
 
奕奕大门开,大魏应期运。
青盖巡九州,在东西人怨。
士为知己死,女为悦者玩。
恩义苟敷畅,他人焉能乱。
 
符坚与赵整
 
公元380年,苻坚把苻丕送到灞上,众氐族人在辞别他们父兄的时候,全都失声痛哭,悲哀气氛感动路人。赵整在旁知道会引起祸乱,便趁着陪同宴请的机会,弹琴唱道:
 
阿得脂,阿得脂,
伯劳舅父是仇绥,尾长翼短不能飞。
远徙种人留鲜卑,一旦缓急当语谁!
 
苻坚只是微微一笑,没有理会,后来果然败于姚苌。
 
琴歌的兴衰
 
汉末蔡邕在他的《琴操》中所记下的《十二操》、《九引》和《河间杂歌》都是传统的琴歌,皆可弹唱。在汉魏以前, 琴歌可以自弹自唱,也可以由别人来伴歌表演, 或加入洞箫(即汉时长笛)伴奏伴唱。这些都得到了出土文物证的有力证明。
 
如山东武梁祠汉画像的琴箫合奏图, 图中就有一人演唱。四川资阳出土的汉陶俑呈现自弹自唱的姿态。唐代的元镇在《乐府古题序》称琴歌为“ 以乐定词” , 并用早期的《雉朝飞操》和《思归引》等琴歌指证乐府“ 不于汉魏而后始”。
 
又如,韩愈创填琴操, 直到元代杨维祯还在仿效。南宋姜夔歌曲集中琴曲《古怨》, 具体地记下琴歌演唱的情况, 可以证明宋代郭茂倩《乐府诗集》所集的琴曲歌辞四卷, 大部分都的确是到晚唐为止的许多琴歌。
 
从以上文献和史实看, 琴歌这一表现形式直到元代以前还是与独奏的形式并存的。但是直到明代中期开始,在琴界才渐渐有了一些排斥琴歌的议论。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在现存的明代二十多种刊本谱集之中, 有旁词的琴曲仍然不少, 这说明琴歌的余绪犹存。但是到了清代,“ 士流” 的弹琴家都崇尚虞山派,而虞山派是排斥琴歌只注重古琴演奏的。于是那些继承演唱的弹琴家们,就被看作是不得大雅之堂的“江湖艺人”。从此以后,琴歌才渐渐淡出古琴演奏。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