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琴润一生(李祥霆、金润一)-北京古琴培训(伏羲琴院)

全国服务热线 :

 010-67963600、18511186189(手机号同微信)

公司邮箱:

 duojilaojin123@163.com

公司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苑路88号伏羲琴院

古琴知识

管平湖的艺术思想

来源:古琴人作者:王迪 日期:2019-09-14 浏览:

       平湖先生出生于晚清官宦之家,自幼受儒家传统教育,因此儒家思想对他影响很深。儒家哲学最讲中和,如《中庸》:“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者也,天下之大本也,和者也,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也”。荀子:“中和者,听之绳也”。儒家历来主张用礼乐来教化天下,以达到中和盛世。在历代琴家著作中,中和之道,也是琴家的一贯主张。平湖先生认为古琴艺术应当适中和谐,不赞成偏激怪诞,与儒家中和哲学有密切关系。
 
  平湖先生先后拜杨宗稷、武夷派悟澄和尚和川派秦鹤鸣道人等出世高人为师。他们不仅给平湖先生的古琴音乐技法上打下了深厚的基础,而且对其艺术思想也有潜移默化作用。平湖先生虽出生于官宦家庭,但一生从未涉足宦海、追逐名利,他将一生心血,全部灌注于古琴艺术之中。特别是他的前半生,命运坎坷,使他的艺术思想更趋向于道家和佛教的出世思想。尽管佛、道思想各不相同,但主张淡泊名利,天人合一,回归自然,则是一致的。老子认为道是最美的音乐,而“道法自然”。庄子说:“先应之以人事,顺之以天理,行之以五德,应之以自然”。平湖先生一贯赞赏:“打谱、操琴,皆贵自然,自然有山川湖泊之壮观,也有风雨雷电之变化,自然界有虚有实,音乐也要虚实并举,形神兼备,但应以虚涵实,以神统形”。
 
  所以他认为古琴音乐艺术最美之处,就在于弦外之音和无声之美,正如老子说:“大音希声”,也就是白居易所说:“此时无声胜有声”。他与傅雷先生的审美观点不谋而合,傅雷认为:“任何艺术作品都有一部分含蓄的东西,在文学叫做言有尽而意无穷,作者不可能把心中的感受写尽,他给人的启示往往出乎他自己意料以外,绘画、雕塑、戏剧等等,都有此潜在的境界,不过音乐表现得最为飘忽,最为空虚,最难捉摸,最难肯定,弦外之音似乎比别的艺术更丰富,更神秘”。平湖先生打谱操琴都非常重视意境,他常说:“弹一首曲子,不单单是用手弹,而是要用心弹,不但要弹出音响,而且要弹出内在的深情、气势和神韵。瓠巴鼓瑟而沉鱼出听,伯牙弹琴而六马仰秣。要使音乐有惊天地、泣鬼神的魅力,就必须全身心投入。只拨弄几条弦,那只是音响,而不是音乐”。他主张:“弹琴既要注意右手勾、剔八法的技法,也要重视左手吟、猱、绰、注等指法的处理,使琴声虚虚实实,似有似无,刚柔相济,充分展示出乐曲的内涵,令人有言有尽而意未止,耐人寻味,余韵无穷”。
 
  平湖先生在古琴艺术上是兼容儒、释、道三家的哲学思想,在技法上是博采各家之长,并从传统绘画书法及民间音乐中汲取营养,融汇贯通,不为成法所拘,有创有新,自成一派,形成了在北方琴坛有主要影响的“管派”。其风格朴素简洁而又雄健、潇洒,含蓄蕴藉而又情趣深远,正如李白诗所描绘的那样:“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气势磅礴,变化万千,生动感人。
 
  平湖先生的艺术道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他青少年时,家境富裕,无忧无虑,潜心钻研古琴技法。中年以后,家道衰落,他陷于贫病交加的逆境之中,不能自拔。虽然他没有放弃古琴,但当时他所发掘弹奏的琴曲,如《墨子悲丝》、《静观吟》、《岳阳三醉》、《水仙》、《普安咒》、《羽化登仙》等,多是曲调低沉,充满忧郁的情绪,就连今日大家赞赏的《流水》、《平沙落雁》等琴曲,也蒙有一层暗淡的色彩。而他在晚年演奏同一首琴曲,在音乐处理、感情表达上却大不相同,这说明无论打谱或演奏,音乐家的心境起着决定因素,也充分证明音乐艺术是源情而发的论断。
 
  1952年,中央音乐学院研究部聘请平湖先生从事古琴研究工作,这对饥寒交迫的老人来说,有如久旱禾苗忽逢甘露之雨。老人从此彻底摆脱生活的困境,又重新焕发了艺术的青春。他不仅精神面貌与过去判若两人,而且艺术风格一扫过去低沉的情调,有了划时代的飞跃。
 
  中央音乐学院刚刚成立,图书资料十分缺乏,没有一册古琴谱。平湖先生承担的研究课题是发掘《广陵散》,他感到束手无策。后来,终于在一位老琴家手里借到一部《风宣玄品》,他高兴极了,日以继夜,全力以赴投入《广陵散》的发掘,常常为了一个指法,他反复推敲至深夜。他仅用了短短八个月就完成了这首绝响百年的历史巨作,震动了乐坛。其后十几年,他将全部精力倾注于古琴艺术之中,积极发掘整理了多部已失传的琴曲,如《离骚》、《秋鸿》、《大胡笳》、《碣石调幽兰》、《欸乃》等古琴大曲,使不少绝响的琴曲重新恢复了艺术生命,对古琴工作有起潜振绝之功,他在发掘打谱方面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遗憾的是就在平湖先生正要为发扬古琴艺术进一步做更多的贡献时,1967年3月28日他不幸在北京逝世,这是琴坛上的重大损失。我作为平湖先生的学生,未能很好的完成老师遗愿,深感内疚,只好将希望寄托于年轻一代。我坚信古琴音乐艺术在国内外同道大家的努力下,一定会继往开来,让这朵古老的艺术之花开放得更加绚烂。
 
  平湖老人离开我们已三十三年了,也许他的名字已被人们遗忘了,但我相信他的古琴艺术硕果将会永远留给后人。

 
  中国古琴大师管平湖先生的艺术生涯
 
  管平湖先生逝世已三十七年,正如一颗真正的钻石,不会因岁月的流逝和风尘的覆盖,而埋没其光彩一样,管先生的艺术成就永远放射其灿烂的光芒。一九七七年八月二十日,美国发射的“航行者”号卫星,将管先生演奏的古琴曲《流水》,录入喷金的世界名曲唱片中,使中国古琴第一次响彻太空。
 
  管先生名平,字吉庵、仲康,号平湖,自称门外汉,江苏苏州人。清代名画家管念慈之子,生於一八九七年二月二日,一九六七年三月二十八日卒於北京。自幼酷爱艺术,弹琴学画皆得家传。并從师名画家金绍城,学花卉、人物,擅长工笔,笔法秀丽新颖,不为成法所拘,为“湖社”画会主要成员之一,後任教於北平京华美术专科学校。
 
  管先生对古琴艺术研究极深、得九嶷派杨宗稷、武夷派悟澄老人及川派秦鹤鸣等名琴家之真传,他能博取三派之长,并从民间音乐中吸取营养,融会贯通,不断创新,自成一家,形成近代中国琴坛上有重要地位的“管派"。
 
  其风格朴素豪放而又雄健潇洒,含蓄蕴籍而又情趣深远,正如唐代大诗人李白所说“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那样气势磅礴,独具阳刚之特色。
 
  民国初年,他参加了杨宗稷在北京创办的“九嶷琴社”。一九三八年,他和北京琴家们组织“风声琴社”。后来“风声琴社”的琴人各自东西,离开北京,琴社不得不停止活动。
 
  由于管先生平易近人,善于团结朋友,这样,管先生的家,就成为当时在京琴人的聚会中心,许多琴友经常到他家,一起作画、吟诗、弹琴交流琴艺。一九四七年,他与张伯驹、溥雪齋、王世襄、杨葆元、郑珉中等人发起组织了“北平琴学社”,一九五四年,改名为“北京古琴研究会”。他曾在北京汉学专修馆、国乐传习所、北平国立艺术专科学校任教。一九五二年应聘到中央音乐学院民族音乐研究所从事古琴音乐教学和发掘打谱研究工作。
 
  管平湖先生将毕生精力倾注於古琴事业,不仅演技精湛,闻名於世,而且琴学造诣极深,特别在发掘古谱方面,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如《广陵散》、《碣石调幽蘭》、《离骚》、《大胡笳》、《胡笳十八拍》、《秋鸿》、《欸乃》等许多著名古琴大曲,均由他率先发掘打谱,通过他的艰苦努力,使这些绝响已久的古琴曲得以重新恢复了艺术生命,对古琴工作有起潜振绝的雄伟功绩。他所著《古指法考》一书,对指法研究,提出他自己独到的真知灼见。
 
  管先生在艺术上是多才多艺,但在生活上却是多灾多难。他少年丧父,家道中落,在苦难的旧社会,尤其是在抗战期间,黎民百姓,饥寒交迫,作为艺术家,也难以幸免。管先生一方面对艺术进行执著的追求,而另一方面还要为生活进行痛苦的挣扎。那时,他家徒四壁,囊空如洗,不得不白日教学,深夜作画。有时,为了卖一把扇面,从北城步行到南城荣宝斋。
 
  他也曾做过故宫博物院的油漆工,管先生不仅善于弹琴,而且精于制琴和修琴,现在故宫博物院珍藏的唐琴“大圣遗音”、名琴“龙门风雨”和两个明代大柜子,都是他修整好的。一九四九年前夕,他的生活越发窘困,只好靠画幻灯片来糊口。虽然他过着“一箪食,一瓢饮,人也不堪其忧”的清苦生活,但他依然不放弃对古琴音乐艺术的探索,他每天坚持弹琴打谱和教学,数十年如一日,正是“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管先生治学是十分严谨的,他在打谱过程中,从不马虎,有时为了一个指法,他往往彻夜不眠,反复推敲,直至满意为止。管先生教学是极其认真的,对学生严格要求,一丝不苟,把自己一生的心得体会,毫无保留地教给学生。他那大公无私的高尚品德和谆谆教导的负责精神,使我终生难忘。我深信管先生的艺术成就,会使中国古琴音乐在世界乐坛上发出绚丽的光彩。
 
  2004年王迪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