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琴润一生(李祥霆、金润一)-北京古琴培训(伏羲琴院)

全国服务热线 :

 010-67963600、18511186189(手机号同微信)

公司邮箱:

 duojilaojin123@163.com

公司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苑路88号伏羲琴院

古琴知识

问世间琴为何物——李祥霆院长解古琴真意

来源:伏羲琴院作者:琴润一生 日期:2019-12-19 浏览:

李祥霆

       古琴是中国最古老的乐器之一,位列中国传统文化四艺“琴棋书画”之首,素有“国乐明珠”之称。古人认为,琴是最适于人修身养性的乐器,琴音可以消除心中的杂念,弹奏古琴亦可以使人明确志向、汇集心智。《礼记》中有云,“士无故不撤琴瑟”,说的是对于当时的贵族阶层来说,弹琴是必须具备的一种修养,古琴因本身蕴含着丰富而深刻的文化内涵,千百年来一直是中国古代文人、士大夫爱不释手的器物。
       如今,随着古今文化的交融更替,任何艺术都需要在不断的发展变化中求得生存,这是千古一理,古琴亦如此。三千多年来,无论是琴曲、琴谱,还是琴的本身,都在不断发展变化着。以琴而论,古琴最初为五弦,周代时已有七弦,也有过十弦、九弦,甚至一弦琴;以人而论,音乐强调的是每个人的灵气,跟老师一味的模仿只是初学时的要求。单纯的模仿,无论在哲学、美学上,从古代一直到现代,永远是一种错误。传承本身就是在不断变化中进行的。事实上,如果不变,很多东西就传不下去。在中国,箜篌失传了,瑟失传了,很多传统乐器失传了,因为它不适合社会需要了,而古琴如果没有历代的发展,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今天我们节目将介绍古琴演奏大家李祥霆。今年74岁的李祥霆是当代琴学的杰出代表,也是中央音乐学院的教授。
  “古琴是现存世界上最古老的、活的、成熟的音乐艺术。它是高、深、神的,所谓‘高’是指高尚、高雅、高贵,‘深’则是深刻、深厚、深远,‘神’则是神圣、神妙、神奇。”
 
李祥霆
 
  李祥霆认为,古琴是中华民族历史文化中一颗灿烂的瑰宝,应该让每一个学生都知道古琴,就像知道长城、李白、杜甫一样。可以不会弹,但得知道,就像可以不会作诗,但得知道“床前明月光”一样。
  所谓古琴,外形三尺六寸五分,暗合一年的三百六十五天;琴身上面拱圆,下面平坦,象征传统“天圆地方”的古老宇宙观。李祥霆认为,古琴内在的高、深,它是高而可攀、深而可测的,而这点和唐诗宋词、宗教一样。神妙,代表它能够表现人的思想感情,神圣代表它是真、善、美的事物,但唐诗宋词虽神妙而不神圣,宗教神圣而不神妙,古琴却将二者的特点融合为一身。
       “凡是真善美的艺术,不管它是民间的,还是古典的,都对人的健康和智慧有正面的作用,包括善良的品德。”
       音乐的魅力有时并不仅体现在它的表面,更体现在它深层次的艺术作用。2003年,李祥霆出版了两张与美国音乐家即兴演奏的唱片,这个唱片曾经作为抗击“非典”的治疗音乐使用,据中日友好医院调查问卷显示,古琴曲能够缓解人们的焦虑、抑郁,改善睡眠、消化状况等。古琴作为一项经典的音乐艺术,流传至今还能有这么多的人去欣赏,除了它美妙的音乐之外,必须去探讨古琴本体的东西。
 
李祥霆
 
  2003年,古琴入选联合国人类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特指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口头文学作品、表演艺术以及隐藏在有形文化载体背后的“技术类”文化遗产。也就是说,经人为限定,那些既具“有形”特点,又具“无形”因素的文化遗产,只要其“无形”价值大于“有形”价值。只要我们的重点主要落在“无形”方面,都可以称之为“人类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
       “古琴实际上是中国人精神的延续,它不是一种简单的音乐,所以和古代的文化是非常接近的。现在的演奏家中间这种精神的延续已经保留的很少了,我们过去受西方音乐的影响,或者受现代生活状态的影响,或许有的人认为,古琴很动听,我觉得古琴必须是精神性的。”
  朱晞是江苏省常熟市古琴艺术馆馆长,接触古琴艺术多年的他认为,古琴表达的是弹奏者内心的情感,而听者需要用精神去领会。伯牙、钟子期以“高山流水”而成知音的故事流传至今,它告诉我们听懂了琴音,也就听懂了这个人的感情。“知音”这个词也是来源于此。
 
李祥霆
 
  古琴的韵味是虚静高雅的,要达到这样的意境,则要求弹琴者必须将外在环境与平和闲适的内在心境合而为一,才能达到琴曲中追求的心物相合、人琴合一的艺术境界。李祥霆认为,虽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这点,却不妨碍他们因古琴而变得幸运。
  “达不到优秀音乐家的状态,但是可以和琴声融为一体。古琴像是用失声的汉语去朗诵有格律的诗文。如果我们喜欢古琴,又会弹琴,又会听琴音,我们就比别人幸运多了。”
  李祥霆认为,每一个古琴演奏家都是诗人,只不过他们的诗是有格律的动听琴音。如果说格律是诗的灵魂,那么古琴正是表达诗人和诗的意境的绝妙配器,是否这也是古琴作为古代文人雅士爱不释手的器物的原因呢?
  在李祥霆看来,人类艺术中,音乐艺术是技术性最强的,音乐艺术中技术性最强的要属器乐,而器乐中最强的要属古琴。这并非是对古琴的偏爱,而是古琴的演奏要求的确很高。可以唱出来的,手不一定能够跟上,手做的到的,不一定能够灵活,做到灵活了,不一定能够自然、传神。那么,如何才能学好、弹好古琴呢?
“人的天然爱好是一切智慧最基本的出发点。学习古琴,喜欢就能学会,入迷就能学好,发疯就能学精。你的爱好程度和学习的深度、进度成正比。”
 
李祥霆
 
  李祥霆认为,学习古琴是需要一定的基因因素的。很多人从小就喜欢音乐,如果加以培育和锻炼,就可以学会、学好、学精。而后天的努力更不可少,当问起何为“发疯”的状态时,李祥霆笑着回答说,“也许就是废寝忘食吧”。
 
李祥霆:满族,伏羲琴院院长,1940年出生于吉林省辽源市。中央音乐学院教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中国琴会荣誉会长(前会长)、国际古琴学会荣誉会长、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名誉理事、北美琴社顾问、伦敦幽兰琴社艺术指导、澳门古琴研究会荣誉会长、中国民族书画研究院研究员。精于琴、箫、诗、书、画,即兴演奏,即兴吟唱,学术研究,专业教学。出版有古琴独奏专辑唱片近三十种,学术专著《古琴综议》等四种及诗集《醉琴斋诗选》。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