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琴润一生(李祥霆、金润一)-北京古琴培训(伏羲琴院)

全国服务热线 :

 010-67963600、18511186189(手机号同微信)

公司邮箱:

 duojilaojin123@163.com

公司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苑路88号伏羲琴院

古琴知识

古琴知识 | 嵇康与《琴赋》

来源:伏羲琴院作者:琴润一生 日期:2020-01-31 浏览:

琴赋

嵇康的《琴赋》有1900余字,另有赋首的序及赋未的乱。此赋开始描写乐器所生的环境:叙述椅梧生于崇山峻岭,吸取了天地纯一之气及日月精华。在《琴赋》的首段,即以写地之胜,来烘托出椅梧的珍贵,即指出了琴的珍贵。
 
余少好音声,长而玩之,以为物有盛衰,而此无变;滋味有厌,而此不倦。可以导养神气、宣和情志、处穷独而不闷者,莫近于音声也。是故复之而不足,则吟咏以肆志;吟咏之不足,则寄言以广意。然八音之器、歌舞之象,历世才士并为之赋颂。其体制风流,莫不相袭。称其才干,则以危苦为上;赋其声音,则以悲哀为主;美其感化,则以垂涕为贵。丽则丽矣,然未尽其理也。推其所由,似元不解音声;览其旨趣,亦未达礼乐之情也。众器之中,琴德最优,故缀叙其所,以为之赋。其辞曰:
 
惟椅梧之所生兮,托峻岳之崇冈。
披重壤以诞载兮,参辰极而高骧。
含天地之醇和兮,吸日月之休光。
郁纷纭以独茂兮,飞英蕤于昊苍。
夕纳景于虞渊兮,旦晞干于九阳。
经千载以待价兮,寂神踌而永康。
 
《琴赋》是嵇康为琴所写的一篇美文,甚至可以说也是琴史上写琴最高妙的文章。这篇文章的重要,不仅在于通过其描述,可以窥见其时七弦琴的制作讲究的程度以及琴曲的复杂丰富程度,还因为其中包含了嵇康不少重要的音乐观点、音乐理想。它把琴这一几乎贯中国文化史的最重要的乐器提到了审美的最高点和精神的最高点。尽管后世有关琴的文献众多,但精神的高度与审美的格调与此文相去甚远。
 
在《琴赋·序》中,嵇康这样指出音乐的功用:“可以导养神气、宣和情志、处穷独而不闷者,莫近于音声也。”看上去嵇康对音乐的要求并不高,在他的认识中音乐的功用只不过是消愁解闷、发抒性情,然而,这样的认识正是嵇康有别于儒家正统音乐观的地方,这种认识比“正风教,考得失”的理解、要求要切实得多,或者说,这样的认识要更接近音乐本身的意义一些。“宣和情志”,宣泄调和的是个体的情志,而非使个己的情志符合政教的规范。
 
《琴赋·序》还针对时尚的音乐“以危若为上”、“以悲哀为主”、“以垂涕为贵”提出自己截然不同的看法。上一章我们曾提及,汉末魏晋以来,闻乐好哀之风甚炽。这种音乐审美之风的盛行,与其时社会状态有关、与士人的不幸处境有关,自然会有大批士人追求悲哀危苦的声音,以与自己苦闷的心声产生共鸣。嵇康的追求明显要高出时人,因为他的理想是自觉摆脱统治阶层的礼教规范,寻求自我真切的声音。闻乐好哀,自然有精神自觉之处,而追求宜情适性的自然的声音,则是更进一步的自觉。前一种自觉,把自己最为重要的精神附着在社会政治的大厦上,一旦大厦倾圯,这种精神便会凄惶哀苦无所着落;后一种自觉,把自己的精神去与自然无限的美作自由的交流,以无拘的自然精神对无限的自然美,于是精神得以快乐和不朽。
 
琴的制作也非一般匠人所为,必须德行高超技艺完美的人制作,所谓“至人摅思,制为雅琴”。《庄子·逍遥游》曰:“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只有任顺自然的人才能无己。值得注意的是,追求精神境界的嵇康经常以庄子的境界为归途。说制琴“匠石奋斤”,也源于《庄子·徐无鬼》:“郢人垩漫其鼻端,若蝇翼,使匠石斵之。匠石运斤成风声,听而斵之,尽垩而鼻不伤。”此外,所有用来装备琴的材料都是最珍贵而美丽的。
 
这样的集自然与人之精华的非凡之器制成了,它的声音也不负所望,闻其声,联想的便是自然与人的最美的那些地方:“状若崇山,又象流波;浩兮汤汤,郁兮峨峨。”“若乃高轩飞观,广厦闲房,冬夜肃清,朗月垂光,新衣翠粲,缨徽流芳。”
 
以琴作伴,现实中的琴人便有一种脱俗而自由的姿态,便可潇潇洒洒,遨游于山林之中,水泽之畔,临流赋诗,如鱼在水,如花荣滋,不再受俗世的烦扰。那么,现实中的“我”,便也是一种超功利的存在了。
 
琴德若此,弹琴的人应该具备怎样的素质与品格呢?嵇触出:“非夫旷远者不能与之嬉游,非夫渊静者不能与之闲止,非夫放达者不能与之无吝,非夫至精者不能与之析理也。”要求是极高的,既要深沉厚博,又要旷远超迈;既要能深思明辨,又须放达不羁,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总中和以统物”,才能博大地去感人动物。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