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琴润一生(李祥霆、金润一)-北京古琴培训(伏羲琴院)

全国服务热线 :

 010-67963600、18511186189(手机号同微信)

公司邮箱:

 duojilaojin123@163.com

公司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苑路88号伏羲琴院

古琴知识

《尚书》中关于古琴的记载

来源:《古琴综议》作者:李祥霆 日期:2020-04-02 浏览:

         诗言志,歌咏言,声依咏,律和声。八音克谐,无相夺伦,神人以和。(《尚书·舜典》)

       戛击鸣球,搏附琴瑟以咏,祖考来格。(《尚书·益稷》)

     《尚书》是一部保留中国远古社会形态、思想文化最早的重要文献。虽然其中有不少是后世之人的附会、臆造之物,但《舜典》、《益稷》是已有定论的可信为商周以前的历史记录。我们虽然不能就把它看作是上古尧舜时期的历史材料,但它所反映的是早于商周时代的社会存在应无疑问。

      前引的《舜典》中的一条没有直接提到琴,但讲到了“八音克谐”。“八音”中的金、石、丝、竹、匏、土、革、木中,丝即是指琴和瑟,此处所讲当中包括了琴,毫无疑义。此条写到了诗是表达人的思想的,歌是言(也就是诗)的表达方式,“声”则是指乐器所发的声,用以与琴咏相伴、相和。律和声则是讲这都不是率性随意而为,乃是明确的指出,它与音乐规律中的音的高低长短等法则相吻合。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八种乐器共奏,达到无比谐和的境地。并且在为诗文歌咏助奏,实现了人与心目中的神的精神沟通。表明参与了伴奏歌诗的乐队,为歌颂所崇敬者,或歌唱心中所寄托,而感动上天,并且得到彼此融合。

    《益稷》中的一条则直接写到了琴,并且指明是“搏附琴瑟以咏”,即一边演奏玉磬和琴瑟,一边歌唱,从而请到了祖先的神灵的降临。这里明白告诉我们:在祭祀祖先时用到了琴。

     从以上两条记载中,可以明显看出琴在当时参与了敬神和祭祖的重要活动,它已不是所有乐器产生之初只作为人们愉悦自己的存在了。琴在漫长历史中越来越尊贵的地位也应该是由以上两则所记载的境况中逐渐形成的。

     我们不应该将这两项记载作为琴在当时只是一种祭祀祖先、祈祷神明的工具,从而把琴看作是巫师的“法器”。八音与歌诗都是因为人的日常的精神寄托、休息、娱乐而产生的。诗是为“言志”而作,言志之诗是人为的思想感情的表达而产生与发展的,也都是可以被采用为敬神祭祖的,不能因为用它敬神祭祖,就说八音为巫师的法器、歌诗是巫师的巫咒,怎能因为琴曾经参与敬神祭祖就被看作巫师的“法器”或“道器”?甲骨文中以丝弦木身的琴作为音乐的乐字,可以充分地表明琴首先是作为诸乐器中的一种而存在。是因为它更有表现力,因为它更被人们所重视,才成为代表着一类器具的总体的”乐“。琴在祭祀祈祷中实际是对乐器使用的种种方式之一。舞蹈也是古人祭神的一种方式,而不祭神之时,或在有祭神仪式之前,人们已在歌唱及跳舞,用以表达自己的心情或娱乐自己的心情。怎能因此就说舞蹈即是巫舞,或者说舞只是由巫而产生。
   
      琴在最初即用它作为音乐的代表而成为最早的”乐“字,并不是因为后来它与瑟、磬、钟、鼓等一起演奏能致”祖考来格“,而是它本身木质丝弦的音质,与瑟不同的琴面无柱(即码子),从而更有表现力,日益为社会所多用,日益为社会所重视,在表达思想精神的神话中才有被讬为伏羲、神农所造之说,才有舜为表达对人民的关切而”作五弦之琴以歌《南风》“的神圣理想的寄托。与琴经常并提的瑟却不具有这样崇高尊贵的地位、这样神圣的色彩。瑟的产生一如其他古乐器,在琴已为众乐之首的很长的上古时期中,没有人给瑟以特别的关注,没有出现任何关于它的神圣的传说或推测,只是到了公元前3世纪的《吕氏春秋·古乐篇》才有”舜立,命延乃拌瞽叟之所为瑟,益之八弦,以为二十三弦之瑟“的记载。由此可见琴的神圣尊贵地位远超其他同时期乐器,应是琴自己的品质所决定的。

      总之,从《尚书》中的两项记载可知,琴于殷商之前,在人们的社会生活中的作用与地位已足堪代表众乐而构成”乐“字。至商周时期,在庄严隆重的祭祀祖先、祈祷神明的活动中与其他乐器相配合并和以诗歌,则又超出普通的娱乐性了。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