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琴润一生(李祥霆、金润一)-北京古琴培训(伏羲琴院)

全国服务热线 :

 010-67963600、18511186189(手机号同微信)

公司邮箱:

 duojilaojin123@163.com

公司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苑路88号伏羲琴院

古琴知识

《韩非子》中关于古琴的记载

来源:《古琴综议》作者:李祥霆 日期:2020-04-02 浏览:

战国末期的著名法家代表韩非(约公元前280-前233年)所著的《韩非子·十过》中有一段篇幅很长的充满神话色彩的文字,记述了一则正面直接写关于琴的事例,用以说明什么是喜欢音乐:“奚谓好音”。

师涓
奚谓好音?昔者卫灵公(公元前534—前493年在位)将之晋,至濮水之上,税车而放马,设舍以宿。夜分,而闻鼓新声者而说之。使人问左右,尽报弗闻。乃召师涓而告之,曰:“有鼓新声者,使人问左右,尽报弗闻。其状似鬼神,子为我听而写之。”师涓曰:“诺。”因静坐抚琴而写之。师涓明日报曰:“臣得之矣,而未习也,请复一宿习之。”灵公曰:“诺。”因复留宿。明日而习之,遂去之晋。

晋平公觞之于施夷之台。酒酣,灵公起。公曰:“有新声,愿请以示。”平公曰:“善。”乃召师涓,令坐师旷之旁,援琴鼓之。未终,师旷抚止之,曰:“此忘国之声,不可遂也。”平公曰:“此道奚出?”师旷曰:“此师延之所作,与纣为靡靡之乐也。及武王伐纣,师延东走,至于濮水而自投。故闻此声者必于濮水之上。先闻此声者,其国必削,不可遂。”平公曰:“寡人所好者音也,子其使遂之。”师涓鼓究之。平公问师旷曰:“此所谓何声也?”师旷曰:“此所谓清商也。”公曰:“清商固最悲乎?”师旷曰:“不如清徵。”公曰:“清徵可得而闻乎?”师旷曰:“不可,古之听清徵者,皆有德义之君也。今吾君德薄,不足以听。”平公曰:“寡人之所好者,音也,愿试听之。”师旷不得已,援琴而鼓。一奏之,有玄鹤二八,道南方来,集于郎门之垝;再奏之而列;三奏之,延颈而鸣,舒翼而舞,音中宫商之声,声闻于天。平公大说,坐者皆喜。平公提觞而起,为师旷寿。反坐而问曰:“音莫悲于清徵乎?”师旷曰:“不如清角。”平公曰:“清角可得而闻乎?”师旷曰:“不可。昔者皇帝合鬼神于泰山上,驾象车而六蛟龙,毕方并鎋,蚩尤居前,风伯进扫,雨师洒道,虎狼在前,鬼神在后,腾蛇伏地,凤凰覆上,大合鬼神,作为清角。今主君德薄,不足听之。听之,将恐有败。”平公曰:“寡人老矣,所好者音也,愿遂听之。”师旷不得已而鼓之。一奏之,有玄云从西北方起;再奏之,大风至,大雨随之,裂帷幕,破俎豆,隳廊瓦。坐者散走,平公恐惧,伏于廊室之间。晋国大旱,赤地三年。平公之身遂癃病。故曰:不务听治,而好五音不已,则穷身之事也。

这是韩非在警示为君者有害治国之道的十种严重过失中之第四种时所举的例子,另外一种与贪图享乐有关的是“六曰耽于女乐,不顾国政,则亡国之祸也”。而所举的事例却并无任何神话色彩:

奚谓耽于女乐?昔者戎王使由余聘于秦……由余出,公乃召内史廖而告之,曰:“寡人闻:‘邻国有圣人,敌国之忧也。’今由余,圣人也,寡人患之,吾将奈何?”内史廖曰:“臣闻戎王之居,僻陋而道远,未闻中国之声。君其遗之女乐,以乱其政,而后为由余请期,以疏其谏。彼君臣有间而后可图也。”君曰:“诺。”乃使内史廖以女乐二八遗戎王,因为由余请期。戎王许诺,见其女乐而说之,设酒张饮,日以听乐,终岁不迁,牛马半死。由余归,因谏戎王,戎王弗听,由余遂去之秦。秦穆公迎而拜之上卿,问其兵势与其地形。既以得之,举兵而伐之,兼国十二,开地千里。故曰:耽于女乐,不顾国政,则亡国之祸也。

其所讲完全是一种政治计谋,以及为敌国所造成严重的后果。情节具体而鲜明,应是韩非有所据而引用。由此现象看前面所引第四过“不务听治而好五音,则穷身之事”的例子,师涓、师旷弹琴之事,应不是韩非所编制的神话式的寓言故事,而是有所依据的引用。当然“四过”之例中的重大情节如此神奇,虽然事实必不至于如此,但其中的一些具体过程可能有所依据,比如卫灵公与晋平公会面之时有师涓弹琴,有师旷说诸曲之来历及弹奏。从时间上看,卫灵公登位于公元前534年,晋昭公嗣晋平公位于公元前531年。如卫灵公与晋平公会面在灵公登位之初,则恰在三年之后晋平公不在位,或即“癃病”(瘫痪),与韩非书中所讲在时间上十分吻合,而且此事也为司马迁《史记》引用。所以事情的最朴素的基本事实应有所据,应能反映韩非所述时代及此前的一个历史阶段的琴的存在实际状态、音乐水平。

卫灵公命师涓用琴将所听到的琴曲加以模仿,而且要记住,再弹下来。师涓第二天禀报说已经记下来了,但尚不熟练,请再用一个晚上“习之”。这一晚的习之也许包括了再听一个晚上而加模仿,就更合乎实际而减少了夸张和想象的成分,否则一听即得,不必再习,是不大可能的。当然此事的前提是凭空听到鬼神的琴音是传说,但听而摹弹却是可能的音乐表现了。音乐记忆是音乐家重要的能力之一,许多民间艺人都有此能力,以师涓的身份及在历史上成为被传颂的人物,经两晚听取、模仿、练习而得到,当不是难题。接下去,师旷听师涓未演奏完即加以制止,判明是“亡国之声”,并且讲出了乐曲的来历和内容,表明当时琴已有器乐独奏方式,有了可以表现明确思想感情的乐器,远不只是“声依咏”了。这一点也与晏子所讲音乐的十九项艺术关系,得以互相印证其可能了。接下去,晋平公问这一名为《清商》的曲子是“固最悲乎?”说明这是一首风格鲜明而深深打动人心的、有着充分表情的琴曲。然后师旷在晋平公的追问及要求之下,弹了更悲的《清徵》及最悲的《清角》。我们知道宫商角徵羽是中国古代音阶的最基本五个音,以它们为主音可以构成五种调式。而五声之中“清”为升半音,“变”为降半音。清商是将商音升半音阶,以今天的C为宫音,则清商为升D(或降E)。清角为F,而清徵则为升G或降A,都是以C为宫音的调式中非常不稳定的音,所以与悲痛的表情极为一致。这与另一则战国文献记载荆轲《易水歌》壮别的“忽作变徵之声”相一致。其中五声音阶变徵相当于升F,是至今民族民间音乐中表现悲凉之情时的升四级音fa的常见方式。因此这里师旷所弹的悲曲都以变化之音为调性的特别属性,应是有实际依据的。能够反映当时琴的表现力是与晏子所论中琴的表现相一致。这一记载又一次客观上反映了琴已经到了至尊至重而具有神奇的力量和地位了。《清角》是皇帝乘驶六条蛟龙所驾的象车,神鬼、虎狼、凤凰等相从于泰山之上所成。比“君子之近琴瑟以仪节也”及“以琴瑟乐心”的境地有了极大的推进。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