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琴润一生(李祥霆、金润一)-北京古琴培训(伏羲琴院)

全国服务热线 :

 010-67963600、18511186189(手机号同微信)

公司邮箱:

 duojilaojin123@163.com

公司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苑路88号伏羲琴院

古琴知识

《吕氏春秋》中关于古琴的记载

来源:《古琴综议》作者:李祥霆 日期:2020-04-08 浏览:

与韩非同时期的吕不韦集其门客所著的《吕氏春秋》,成书于战国末期的公元前239年,此书中反映的琴并不在其尊贵神圣方面,而是在其音乐的表现力本身,为我们留下了很重要的记录,那就是著名的“伯牙弹琴子期知音”:

伯牙
伯牙鼓琴,钟子期听之。方鼓琴志在太山,钟子期曰:“善哉乎鼓琴,巍巍乎若太山。”少选之间,而志在流水,钟子期又曰:“善哉乎鼓琴,汤汤乎若流水。”钟子期死伯牙破琴绝弦,终身不复鼓琴,以为世无足复为鼓琴者。(《吕氏春秋·孝行览·本味篇》)。
 
伯牙传为春秋时期精于弹琴的著名人物,他不是师涓、师旷那样的职业琴师,但却有很高的弹琴水平,是历史文献中首次出现的杰出文人琴家,在《荀子·劝学篇》中说“伯牙鼓琴而六马仰秣”。

这项记载又一次反映了当时琴已可以用纯乐器独奏的方式表现明确的思想感情,还为我们留下了如此之早的第一份关于古琴即兴演奏的记录。首先,这项记载讲的是志在高山,而不是弹奏《高山》,不是一如师旷弹琴时明确是弹奏《清商》或弹奏《清徵》,足证不是弹奏一首已知的琴曲。而钟子期的反应是在赞叹伯牙的演奏同时说的是“巍巍乎若太山”而不是“巍巍《太山》”,不是他听出伯牙弹的是琴曲《高山》,不同于师旷从师涓的演奏中听出了是琴曲《清商》。因此可以相信伯牙是心想高山而即兴弹奏,表现出了崇高雄伟的气度和意境而被钟子期感受并理解,同样的情况,伯牙心想流水而即兴弹琴,表现出动荡宽阔的气氛和意境,而被钟子期感受并理解。这一重要历史信息所反映的琴,不但已具有很高的表现力,而且是没有神话色彩合乎生活实际、艺术实际的存在。

这一记载最后的结果是钟子期死后伯牙“终身不复鼓琴,以为世无足复鼓琴者”。说明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从音乐中理解演奏者的艺术表现的,钟子期能从伯牙的精彩演奏中听出其音乐的精神和意境,说明奏者和听者双方都居于同一高水平的音乐修养中,这在今天来看,是完全可能的、可信的。

我们从前述两项记载:师涓师旷弹琴、伯牙弹琴子期知音,可以清楚地看到在战国中后期琴的艺术已达到很高水平。我们不把师涓、师旷弹琴的事例放在它所记的春秋后期卫灵公时代来看,而把它放在记写此事的战国后期韩非的时代来看,是避免把后人的社会存在误向前推。我们不把伯牙弹琴子期知音的记载看作是春秋时期琴的音乐实际,而看作是战国末期或稍早的琴的音乐水平的实际存在,亦是这个道理。在韩非当时或说在吕不韦当时,如果对琴没有这样的了解、没有这样的认识、没有这样实际存在的可能,单凭想象是不可能也不必要虚构出来的。这两部文献是极重要的历史遗迹反映,多是我们采用他们所见所闻的早期记载,这一点,在他们这类严肃的思想家、政治家、学者身上是基本的素养或曰条件。所以作为落笔者如韩非、吕不韦(主要是其门客)所记述的远远早于他们生活的时代事例,在其实际生活的时代是完全可能存在的。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