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琴润一生(李祥霆、金润一)-北京古琴培训(伏羲琴院)

全国服务热线 :

 010-67963600、18511186189(手机号同微信)

公司邮箱:

 duojilaojin123@163.com

公司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苑路88号伏羲琴院

古琴知识

秦汉时期古琴发展——韩婴

来源:《古琴综议》作者:李祥霆 日期:2020-04-16 浏览:

韩婴与司马相如同一时期略早,汉文帝时为博士,汉景帝时为常山王刘舜太傅,以所著《韩诗外传》传于世,至今为人所重。虽然他并无善琴之记录,但他所记写的孔子向师襄学琴一则文字,常被引为古琴音乐学习中技法与内容的关系、形象与精神的关系在学习进程中的感觉、认识、理解逐步深入的经典事例。司马迁竭尽心力之作《史记》的《孔子世家》、《孔子家语》也有相同记述,可以相信皆有所依而采信。如果我们将它作为孔子所在的春秋之时的琴乐实例,尚无当时文献佐证,而将它就放在汉代初期,作为琴乐琴艺表现力、感染力的事例,则应可凭信。因为显然如果西汉初期之时琴的音乐不足以有这样的表现,则韩婴和司马迁怎能相信在三百年前能做得到呢?
 
孔子学鼓琴于师襄子而不进,师襄子曰:“夫子可以进矣。”
孔子曰:“丘已得其曲矣,未得其数也。”
有间,曰:“夫子可以进矣。”
曰:“丘已得其数矣,未得其意也。”
有间,复曰:“夫子可以进矣。”
曰:“丘已得其意矣,未得其人也。”
有间,复曰:“夫子可以进矣。”
曰:“丘已得其人矣,未得其类也。”
有间,曰:“邈然远望,洋洋乎,翼翼乎,必作此乐也!黯然而黑,几然而长,以王天下,以朝诸侯者,其惟文王乎!”
师襄子避席再拜,曰:“善!师以为文王之操也。”
故孔子持文王之声,知文王之为人。
                                               (汉·韩婴《韩诗外传》)
 
直观的从文字记述上看,这一记载是写孔子对音乐学习的郑重、执着、严格,能精学而深思,并且他从音乐中得到了其人的明确而具体的形象与精神,最后甚至从而判断出作曲之人必定是周文王。这段记载很明白地说是一个身材高大、肤色黯黑的外观肯定的人。我们今天都知道音乐的艺术特点是通过有规律、有法则的音构成旋律,在近三四百年又有西方产生的和声等方法来表现人的内心感觉,这是抽象的精神、感情表达或体会,而不是、也不能把客观存在的事物具体地呈现在眼前。如果要表达客观存在的事物,所表现的也是这种客观存在所引起人的感觉和心情,即表达的和感受的只是作用内心、引起内心的活动。以此说来,似乎这一记载难以成立,然而这一记述的前半部分是合乎我们所了解的音乐规律和法则的:孔子先讲自己只是“得其曲”,即已能将此曲连贯弹出,而“未得其数”,据《孟子·告子》言及棋弈用“数”说,这不是无关紧要的技艺“小数”。可知孔子是说自己的弹琴技法尚欠把握、尚欠熟练。接下来,孔子“不进”的原因是他自己觉虽“已得其数”却还“未得其意”,即他自己认为已能把握技法,可以流畅的弹奏,却还不能体会并表达此曲的表情、情感。之后,孔子自觉能体会并表达“其意”了,却“未得其人”,也与音乐艺术性质、音乐表现法则及规律不悖:即还不能理解和想象具有这样的情绪、情感者是一位什么样的人接着,孔子“已得其人”,“未得其类”,直指没有对作曲之人的品格、身份地位产生感觉和认识。到此,除“数”属于弹琴方法性质外,其余都属人对音乐的表情、情感范畴的精神活动都在音乐规律、法则之内。最后,孔子说:“邈然远望,洋洋乎,翼翼乎,必作此乐也。”意思很明白:他从乐曲的悠远之境、雍容豪迈之气度、沉稳而精深的神情,感觉到作曲者应该是一个令人难以近前、只能远远看去,令人感到他“洋洋乎”之崇高伟大,“翼翼乎”之谨慎沉着(《诗经·大雅·大明》有“维此文王,小心翼翼”句。因而不能将“翼翼”释为“深远”)的人。《孔子世家》的不同之文字“有所穆然深思,有所怡然高望而远志焉”,仍是可以在音乐中表达的人的思想感情、精神气质,与此一致。这一句的后一部分不应解释为“这个人面貌黯黑,身材高大,他主宰天下,诸侯向他朝拜。这个曲作者只能是文王”。不只是音乐是不能表现肤色的,也不能表现身高的,古今皆然,音乐艺术本质所决定的。按此记载的句法,这后半段解为“只有面色黯黑、身材高大而主宰着天下、受诸侯朝拜的文王,才可能是做出这样曲子的人”。这更合逻辑,也符合全文所要表现孔子由表(旋律、技法)及里(情绪、气质、精神)的学习方法,执着于思想、内容、品格的追求与探索精神,也符合音乐不是绘形绘貌而是写心、写情的本质。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